首頁 » 亞馬遜河橫著走的頂級殺手,食人魚躲著走,鱷魚只能選擇同歸于盡

亞馬遜河橫著走的頂級殺手,食人魚躲著走,鱷魚只能選擇同歸于盡
2021/11/01
2021/11/01

生活在亞馬遜流域的動物大多是狠角色。它們潛伏在雨林每個角落,一草一木都是偽裝的工具。它們穿梭在幽靜的水裡,肌肉緊繃得像彈簧,時刻嗅探獵物的蹤跡。

在所有掠食者裡,電鰻是特殊的存在。它沒有鋒利的牙齒,也沒有閃電般的遊速,但身體帶電,可以隨時通過水的導電性鎖定獵物,並將其殺死。

電鰻主要生活在水質並不好的水裡,水裡的能見度比較低,所以眼睛沒了用武之地,就長得比較小,大概米粒那麼大。它的背鰭跟尾鰭已經退化,遊動全靠臂鰭。在特定的環境下,電鰻的臂鰭完全張開時,像是飄動的海帶,不張開時,整體更像蛇。從細部來看,退化的鰭萎縮得特別小,小得像開玩笑似的。

就是這樣的一個物種,能發出600伏特,甚至800伏特的電量,強大的電流既是殺敵的矛,也是禦敵的盾,這一招讓所有亞馬遜流域的所有水族望而生畏,即使鱷魚也不敢跟它玩命。招惹一條電鰻的結果,不是被電死,就是跟它同歸于盡。

在我們還特別堅定地相信進化論的時候,電鰻的進化歷史讓生物學家們沉迷其中無法自拔。達爾文本人也對這種生物的進化抱有很大興趣。

經過一代代生物學家的研究,基本可以確定,電鰻從開始進化出放電功能到現在,經歷了6次進化。而這6次進化,花了2億年時間,在漫長的過程中,電鰻潛伏在溫暖的水域裡,沒日沒夜地放電,不斷調整體內的發電組,從任人宰割的受,最終進化成了強勢的攻。

不得不說,大自然孕育出的生物個各不相同,它們都在時間的長河裡修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們之所以能從成千上萬的物種中脫穎而出,並不是上帝的選擇,而是人類的生存之道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而這種優勢,又在複雜的社會形態中反復鞏固,並成就了人類在這顆星球上毋庸置疑的霸主地位。

而電鰻,就憑藉2億年前祖先遺留下來的優勢,成為亞馬遜流域裡的頂級殺手。在巨骨舌魚、鯰魚、食人魚、鱷魚橫行霸道的水域裡,電鰻能占一席之地也確實不容易。

電鰻的細胞具有儲電能力,遇到其他生物時,這些儲備的電會根據神經系統的牽引隨時釋放,基本每秒可以放電50次,10-15秒之後,電流完全消失。

在這種頻率的電擊下,即使一頭牛也會被電死。而電鰻之所以不會被電到,得益于它在進化放電功能時,大部分身體以及重要器官都包裹了絕緣組織,才實現傷敵一千,不會自損八百的效果。

如此奇怪又危險的生物應該是很多物種都躲著走的存在,但我們的祖先們偏偏喜歡招惹它們,于是放電倒成了治病的良方。

在遙遠的埃及,人們用電鰻的遠親「電鰩」治療癲癇;甚至一些早期的電學研究,也受這類發電生物的啟發。

隨著我們對亞馬遜流域的深入瞭解,越來越多的水生生物被發現。在人們以食人魚為主題拍攝電影時,更多的猛魚走進大家視線,而像電鰻這種其貌不揚,看起來不兇猛的魚反倒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這並不意味著電鰻的危害性不高。如果你在亞馬遜流域玩漂流,或者在淺水區捕魚,最好祈禱不要碰到電鰻。它的電量能輕鬆將人電到休克,繼而溺水身亡。

不過跟其他生物相比,我們還是幸運的。曾經有一條視訊,記錄了鱷魚捕殺電鰻時,同歸于盡的場景。

畫面中,電鰻悠閒的從鱷魚嘴邊經過,妖嬈的身體妙曼的擺動,緊致的曲線在鱷魚眼前扭來扭去,後來鱷魚禁不住誘惑就就下嘴了。

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觸電的感覺,直到意識模糊前那張嘴都沒捨得放開,最終這倆亞馬遜河裡的殺手實現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願望。鱷魚跟電鰻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被幾名亂入的人拍成了小視訊,至今廣為流傳。

地球上從來不缺掠食者,但它們生錯了時代,不但被人壓得死死的,有的還成了盤中美食,當然電鰻也難逃厄運。

雖然我沒吃過電鰻,但大家都說它肉質鮮美,富有營養,堂堂亞馬遜殺手淪落到盤中餐的境地,想想還真是有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