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澳大利亞野兔肆虐,人兔大戰持續150多年,結果人類完敗

澳大利亞野兔肆虐,人兔大戰持續150多年,結果人類完敗
2021/11/03
2021/11/03

澳大利亞似乎總在跟動物鬥智鬥勇,在人鳥大戰中,人類軍隊輸給了鴯鶓;多次捕獵野駱駝,結果野駱駝數量還是瘋狂增長;就連看上去萌萌的兔子,也把澳洲人折磨得夠嗆。

氾濫成災的野兔

兔科動物有45個品種,包括穴兔(家兔)和野兔。最開始的時候,澳大利亞是沒有兔子的,後來之所以出現野兔氾濫的局面,還得從一位英格蘭農場主說起。

湯瑪斯·奧斯丁這位農場主名叫 湯瑪斯·奧斯丁,在1859年,他帶著大量行李來到澳洲,隨身攜帶了29只兔子,其中 24只穴兔、5只野兔

酷愛打獵的奧斯丁在自己的領地上放養這些兔子,兔子繁.殖能力極強,很快就形成了一定的規模,並且數量不斷增長。

截至1866年,野化穴兔在澳大利亞的平均擴散速度是130公里/年;到1907年,兔子蔓延到東西兩岸,遍佈大陸;

到1950年,野化穴兔數量約有7億5千萬隻,是當時澳洲人口的75倍。到 1926年,全澳洲的兔子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數字——100億。

澳大利亞兔子分佈規模可怕的兔子在澳大利亞瘋狂肆虐,真真讓澳洲人愁白了頭。澳大利亞被稱為「騎在羊背上的國家」,不管是羊群數量還是羊毛產量,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

然而,100億隻兔子吃下去的牧草,差不多是10億隻羊的放養量。顯然,氾濫成災的兔子嚴重阻礙了畜牧業的發展,造成了巨大的 經濟損失

此外,野兔的氾濫對 生態環境的影響也不容忽視。凡是野兔肆虐過的地方,幾乎都可以說是寸草不生,並且它們的「主力軍」穴兔有打洞的本領,當地水土流失的情況就加劇了。

生態系統中的生物是互相平衡和制約的,外來物種的入侵會打破這種平衡。兔子的快速增加,導致了澳大利亞許多本土物種瀕危或滅絕,如目前瀕臨滅絕的鼠袋鼠。

經濟的損失、環境的惡化,讓澳大利亞人苦不堪言,政府也在努力做出舉措來解決問題。可是,這些看上去軟萌可愛的兔子,卻一點也不好對付。

為了消滅野兔,澳洲人真的盡力了

在跟氾濫的兔子作鬥爭時,澳洲人使盡了渾身解數,人兔大戰持續了150多年,結果人類還是輸了,並且是完敗。

·重金懸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用懸賞的方式鼓勵民眾捕獵氾濫動物的事情,可以說是澳大利亞的傳統藝能。

1887年,政府懸賞25000英鎊,激發人們捕獵兔子的積極性。人民熱情高昂,但捕獵的速度依舊比不上兔子繁.殖的速度。

法國生物學家巴斯德,特地來到澳洲,試圖用雞霍亂菌殺死野兔,也落得了一個失敗的結局。

·修建「長城」

兔子消滅不掉,澳洲政府便想出了「阻隔」的方法,于是他們花了6年的時間,修建了3道柵欄。其中一道柵欄延綿一千多英里,是世界上最長的連續站立的柵欄。

西澳大利亞的防兔柵欄然而 ,3道「長城」也阻止不了進擊的兔子。它們攔得住野兔,卻攔不住擅長打洞的穴兔,所以兔子的增長依舊非常猖獗。

此外,人們還採用了許多方法,如堵洞、準備有毒的胡蘿蔔等等,但都收效甚微。甚至,引進天敵狐狸、貓,也沒什麼效果。直到20世紀50年代,事情才有了轉機。

·生物控制

生物學家從美洲引進了 粘液瘤病毒,這種病毒通過蚊子傳播,但不會傷害到人類和澳洲的其他動物,是頗為理想的剿滅兔子工具。

釋放粘液瘤病毒效果拔群,剛開始引進,病毒便很快擴散,兔子的死亡率高達99.9%,到1952年,澳洲只剩下5-20%的兔子種群。

不過,問題並沒有徹底解決。隨著時間發展,兔子進化出了免疫能力,粘液瘤病毒的命中率越來越低。與此同時,兔子的數量也在逐漸恢復,科學家們急需找到新的應對方法。

在尋找生物控制方案的道路上,澳洲人做過不少嘗試,其中最致命的一種病毒就來源于中國。迄今為止,兔子入侵澳大利亞依舊是一個困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