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位精神狀態下的修女,留下的鬼畫符,讓教會恐懼了300年

一位精神狀態下的修女,留下的鬼畫符,讓教會恐懼了300年
2022/03/16
2022/03/16

17世紀的歐洲,是西方歷史上的一個黑暗時代,那個時候的戰爭經常發生。同時17世紀的歐洲也是教會統治的一個時代,人們信奉著各種各樣的神話,許多的神秘事物由于缺乏科學的指引,都被歸于神話。

在歐洲信奉的教會裡面,修女是很重要的一個群體,所謂的修女就是指女性修行人員,從事祈禱和協助神父進行傳教的工作。

當時有一位修女名叫瑪麗亞·克魯西菲薩,她在一次醒來後,發現身邊多了一張寫滿神秘字元的紙張。在這張紙上寫滿了古希臘字元,阿拉伯語言以及其他很多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符號。

瑪麗亞·克魯西菲薩看到這樣的情景自然感到有一些恐懼,怎麼做了一個夢,醒來之後就多了這麼一張寫滿未知字元的東西?她隱約記得,似乎是在夢中有人指引她寫下了這些東西,讓她帶給人間。

那麼這封奇怪的信是誰寫的?答案就是這位修女,而她自己也很容易認出自己的筆跡,並且她醒來後發現自己身上全是墨水。信的確是自己寫的,可是到底是如何寫的?這些字元又是什麼意思?修女就不明白了,她只記得似乎是在夢中,有人跟她對話,寫下了這些內容。

很快這件事就傳遍了修道院,教會的人們認為,這是有人附身在她的身上寫下了魔鬼的語言。當然,要揭開最終的謎團,還是要搞清楚這封信的內容到底是什麼意思?于是教會請來了不少的學者,對這封信的內容進行破解,可是翻遍了大量的文獻,也沒有搞清楚內容所表達的意思。

這封信的確非常復雜,除了一些人們認識的文字之外,更多的是各種各樣奇怪的符號,單獨拿出字體或者符號,學者還能夠知道意思,可要是組合起來,那就成了一封天書。

大量的學者無法破解信的內容,最後天主教會決定公開這封信,希望民間的的一些厲害人士能夠破解,可是一直都沒有好消息傳來。而這封信也成為了懸在教會頭頂的一把劍,教眾都認為這是撒旦的預言,惡魔降臨世界之前的預兆。

就這樣不知不覺300年過去了,始終沒有人破解信的內容,那麼這封信到底寫了什麼?隨著人類科技的不斷進步,到了2018年,西西里島Ludum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利用現代破解軟體,再結合超級電腦,終于破解了其中的十五行內容,大體的意思是:「」上帝和耶穌是「沉重的砝碼」。

這些內容很明顯是反宗教的,那麼它真的是來自于惡魔的語言嗎?恐怕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復雜,有專家對瑪利亞修女的生平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之後認為,瑪利亞修女可能是一個精神分裂者。

根據教會對瑪利亞修女留下的記載,她在寫這封信之前,經常自言自語,焦躁且神神叨叨,還時不時會在祭壇昏倒。這些情況跟現代的一些精神病非常相似,都是由于精神壓力大,精神崩潰而導致的。

這些精神異常的行為,在那個時候被教會的人們認為是被魔鬼附身了,而在現代人看來,這明顯是一種精神病行為。其實只要我們對17世紀的修女有所了解的話,就能夠理解她們為什麼會出現精神異常。

修女的一生其實是非常悲慘的,她們不能戀愛和結婚,也不能擁有自己的私產,一切都要服從教會的指揮和命令,不容反抗。

瑪利亞修女15歲就進入了教會,而這個年齡正是青春少女的時候,是一個花一樣的年紀,在教會中一切都跟外面斷了聯繫,就這樣一呆就是16年,每天的工作就是祈禱和輔助教父進行一些工作。

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各種各樣的規矩束縛著,每一個人都會感到非常的壓抑,更不要說一個青春少女了,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精神壓力下,瑪利亞修女逐漸患上了精神病,最後發展為嚴重的精神分裂症。

接觸過精神分裂症的朋友應該會明白,她們表面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精神異常的行為,可是一旦發病就會顯得異常興奮,而且像換了一個人,民間的說法就像是被附身了。

事實上,嚴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兩個人格,也就是大腦中有兩個意識,這兩個意識還能夠交流,不明真相的人們會認為自己被仙附身,有了神奇的能力。

可能有朋友會說了,精神分裂症還能夠寫出那麼神秘且有規律的密碼語言?我們可不要小瞧精神病人的思想世界,根據科學家的研究發現,精神病人在發病時,大腦思維異常活躍,就像是大腦突然被開發了一樣。

如果這個精神病人有著博學的知識,在精神病狀態下,有可能會超常發揮,弄出一些我們無法理解卻又科學的東西。

瑪利亞修女在教會中一呆就是16年,在此期間除了禱告之外,休閒的時間喜歡閱讀各種著作,根據記載,瑪麗亞修女對拉下語,阿拉伯語等多種語言都非常熟悉,而且還閱讀的著作也非常雜,基本每一個領域都有所涉獵。

由此可見,瑪麗亞修女就是一個移動的圖書館,大腦中記錄著很多的語言知識,于是在精神分裂症的狀態下,才能夠寫出那些精巧編碼的字元,在當時的人們看來,那就是鬼畫符,完全無法理解,而現代的專家也是結合電腦才破解了這些內容。

那麼教會認可這樣的結論嗎?並沒有認可,他們始終認為這封信的內容跟魔鬼有關係,直到現在,這封信依然被展示在教堂中。

當然,對于我們來說,自然是要相信科學的,同時也不得不感歎精神病世界的神秘。一位精神狀態下的修女留下的鬼畫符,讓教會恐懼了300年,這是愚昧時代的悲哀,我們也要堅信,任何神秘的事物都是屬于科學的范圍,沒有科學解釋不了的事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