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蕉正面臨著滅絕風險?人類或將無法再吃到香蕉,這到底怎麼回事?

香蕉正面臨著滅絕風險?人類或將無法再吃到香蕉,這到底怎麼回事?
2021/12/15
2021/12/15

我們生活中常吃的香蕉,正在面臨絕種的威脅?其實我們現在所吃的香蕉早已不是原來的香蕉? 香蕉在人類不為所知的時候已經滅絕過一次?

未來人類或將再也無法享受到香蕉的美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是誰把香蕉推到如此絕境? 如果是你,你能接受在生活中再也吃不到香蕉這種水果嗎?今天探秘人阿力就帶著大家一起揭秘,香蕉真的會絕種嗎?如果絕種了, 人類還會找到香蕉的替代品嗎?

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困擾人類的千古謎題如今已經上升到科學和哲學的問題。至今仍沒有明確的定論,那麼香蕉作為人類生活經常見到且熱銷的水果,大家在吃的時候,又會不會思考香蕉的起源問題。

香蕉究竟從何而來,其實香蕉在鮮少有人知道的時候幾乎已經滅絕過一次,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所吃的香蕉早已不是原始的香蕉。

當然阿力在這裡也悄悄偷換了個概念,我們這裡所說的原始香蕉指的是上世紀50年代以前人類廣泛種植並且使用的一種香蕉品種—大麥克香蕉,同時又叫做大米七香蕉。

因為要追溯到更早之前,從香蕉的祖先說起的話,那個時候的香蕉還是野生的香蕉,只是野生香蕉比起來人類食用的香蕉無論是從口感還是香甜度上都要差的遠的多。野生香蕉不僅入口十分酸澀,咬起來還有許多硬硬的顆粒狀種子。所以為了讓香蕉更適合人類的口味,現在人類常吃的香蕉都是經過科學家改良後的品種。

同時也包括我們前面所說的大麥克香蕉。這種大麥克香蕉比我們現在食用的香蕉不僅在個頭上要大得多,而且果味濃鬱,口感甚佳。此外它還有現代香蕉所不可比擬的一個好處就是因為這種大麥克香蕉的含水量少,所以會更容易保存,易于運輸。

不過雖然這種大麥克香蕉品種從各個方面來都不差給現在的香蕉品種,但是曾經它卻因為一場「香蕉癌症」的席捲差點全部滅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那個時候人類將野生香蕉改良為更適合人類食用的品種,可是在進行大規模種植以後,人類為了追求效率以及維持口感等各方面質量的穩定。對所有的香蕉種植都採用了一種叫做無性繁殖培育的方法,也就是說那個時候種植的每一株香蕉都是從一個同樣的母株中培育出來的。

也就是說所有的香蕉都是這株母株的複製品。這也就使得那個時候幾乎全世界種植的香蕉都是同樣的品種,並且擁有著同樣的基因組。可是基因一樣,就意味著一旦發生病蟲害,那麼這些香蕉將會無一例外地全都跟著遭殃。

所以很快,隨著一場「香蕉癌症」席捲而來,幾乎全世界所有的香蕉種植園都跟著遭了殃。而引發這場「香蕉癌症」的是一種叫做「尖孢鐮刀菌」的真菌。這種真菌的存活能力十分強悍,它寄生于土壤之中可以存活好多年。

當香蕉種植在土壤之中,它們會趁機侵入香蕉的根部,散發的細胞毒素導致大片的香蕉枯萎至死。這種真菌疫病的傳播能力極強,並且根本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控制這種病害的傳播。于是當時,蕉農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香蕉園力的大片香蕉枯萎死亡。

由于產量大規模的減少,緊接著整個香蕉銷售產業都遭到了沉重的打擊,而香蕉更是成為了有錢都很難買到的水果中的奢侈品。

後來這種大麥克香蕉面臨的狀況就是感染過真菌的土壤無法再種植,沉重的打擊下,幾乎全世界的大麥克香蕉都瀕臨滅絕,只有泰國的大麥克香蕉在這一場「香蕉癌症」種倖免于難。不過現在也只有極少數還在繼續種植,並且只有少量作為珍稀品種出現在水果市場中,價格十分昂貴。

此次疫病之後,不少靠著種植香蕉拉動國內經濟貿易的國家受到重創,果農紛紛破產,國家經濟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而更重要的是,難道從此之後就要讓香蕉這一水果滅絕于世嗎?

好在在此之後,不少科學家和育種專家為了避免香蕉這一物種滅絕,展開了對香蕉品種的新一輪研究。很快,科學家們研究出了一種能很好地抵抗這種真菌的香蕉品種,並開是廣泛種植。這一香蕉品種就是現在我們在生活中常見到的香蕉品種,香芽蕉。

那麼為何有人說這種經過科學家們全新升級的香蕉品種,如今也面臨著絕種的威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據了解,其實我們市面上常見到的香芽蕉品種,雖然在口感上不見原始野生香蕉的酸澀,但也僅限于此,從前大麥克這一香蕉品種的許多優良質量都未傳承下來。之所以能在全世界范圍內廣泛流傳起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跟大麥克長得十分接近,人們也會更加容易接受。

而如今香芽蕉之所以再次面臨絕種的威脅,是因為現代的香蕉品種跟大麥克這一品種的繁殖方法幾乎如出一轍。俗話說,人不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可是在香蕉的培育上,人類卻再次重蹈覆轍。

于是如今,雖然「尖孢鐮刀菌」的真菌病疫已經不會再對香芽蕉造成威脅,可是新一輪的「香蕉癌症」卻再次來襲。這一次,升級版的尖孢鐮刀菌強勢侵入,不少地區的香蕉大軍已經難以招架。

在2019年的時候,這一病毒席捲全世界香蕉最主要的產地南美洲地區。在南美洲的不少熱帶國家,由于國家經濟落後,工業基礎薄弱,大量的香蕉種植業成為了不少蕉農的主要收入來源。

可是此次,病毒依舊來勢洶洶,在不少地區爆發了嚴重的香蕉病害。這一場病害,再次將這些蕉農推向了沒有絕境。這時候有人或許會好奇,既然早在上世紀這種香蕉病害就已經爆發了一次,而如今隨著人類科技的進步,再加上前人的經驗。難道就真的對這一次的病害束手無策嗎?

答案是,很難。雖然各國都提前對此進行了防范,但是奈何這種病菌靠著孢子傳播,速度極快,而且孢子太小了,很難得到控制。所以現在的解決措施只能延緩而不能徹底根除。

有專業人士也透露,想要度過此次的香蕉危機,最後的辦法就是由科學家們和育種專家再次出手,在香芽蕉徹底滅絕之前,研究出更加優質的香蕉品種。可是屆時,也意味著如今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香芽蕉也將重複大麥克香蕉的命運,徹底滅絕或是成為香蕉界的奢侈品。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才導致香蕉這一物種如此命運多舛呢?首先,這離不開商人們利益至上的追求。相比較香蕉會不會滅絕的問題,商人們明顯更在乎的是香蕉為他們帶來的利益價值。

就如同曾經一位來自國外的香蕉達人在它的書中曾經諷刺道,上世紀的那一場香蕉變革,如果說曾經的大麥克是冰淇淋中的哈根達斯,那麼香芽蕉就只能算得上是超市里那些廉價的冰淇淋。

可是商人們卻並不在乎這些,為了讓香芽蕉再次在世界范圍內流行起來,為他們繼續創造巨大的貿易帝國。他們沒想時間再去等待專家們用更長的時間,改變曾經的單一栽培和無性繁殖的方式,去培育出香蕉界的「香蕉王」。

其次,跟香蕉本身也離不開關係,因為從專業角度來說,香蕉屬于三倍體的植物,什麼是三倍體的植物的,其中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沒有種子。

它不僅方便食用,而且只用通過無性繁殖的方式就能複製出大量相同的植株,這就便于產業化的大規模種植和生產。這也是為什麼香蕉的價格普遍都比較便宜。只是這註定也會造成一些現在已經看到的弊端。

那麼到底是為了香蕉,去改變市場,還是為了市場,重複曾經的模式,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曾經早在17世紀的時候,就發生過由一場無性繁殖的土豆而引發的悲劇。

那時候,來自南美洲的土豆進入到愛爾蘭地區,為了保持土豆的穩定性以及保持高產量的輸出。愛爾蘭選擇無性繁殖這一模式,在此後將近200年的時間裡,土豆確實給當地民眾帶去了豐富的口糧和營養。而當地有將近2/3的民眾都靠著土地種植為生。

可是隨著一場疫病突然爆發,當地的土豆產量遭到大規模的銳減,甚至嚴重致災,由于相較于過去當地的人口實現了大規模的增長。土豆作為當地主要的糧食之一,大規模銳減導致在將近4年的時間裡,當地有近100萬人都活活餓死。這是一場天災更是人禍。從這場悲劇我們也可以看到植物無性繁殖帶來的災難。

好在,香蕉不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口糧。但是作為一種營養豐富並且好處諸多的水果,相信有不少人都不願看到香蕉絕種這一悲劇的發生。未來也希望人類能夠研究出真正都夠治癒這種香蕉病害的解藥,讓香蕉,特別是香芽蕉這一品種繼續留存于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