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非洲最生猛的部落:把鱷魚馴得跟狗樣聽話,小孩人手一隻騎著玩

非洲最生猛的部落:把鱷魚馴得跟狗樣聽話,小孩人手一隻騎著玩
2021/12/18
2021/12/18

你能想象非洲人的動物親和力究竟有多大嗎?

眼前這個非洲小男孩,

正在和一隻尼祿鱷愉快的玩耍,

巨大的鱷魚在他的胯下好似一隻乖巧的大狗,

邁著小短腿爬來爬去。

這裡可不是什麼要門票的動物園,

而是真正弱肉強食的非洲大陸,

這些畫面來自一個幾乎絕跡的民族,

這個紀錄片也許就是他們在世界最後的痕跡。

在非洲馬裡的最深處,

生活著一個名叫多貢的原始部落,

他們住在黃泥石塊堆砌而成的房屋之中,

一切顯得原始而落後,

但他們卻擁有常人難以想象的技能,

那就是馴養鱷魚。

多貢人世代與鱷魚生活在一起,

彼此之間和諧相處了上千年的時間,

這種在別人眼中無比兇猛的野獸,

在多貢人面前卻是像小狗一般的溫順。

部落裡的祭祀通過模仿鱷魚的聲音,

將水裡的鱷魚召喚到岸上,

然後將村子裡供奉的肉塊餵食給他們,

多貢人將其視為上帝的傑作。

將生活中很多無法解釋的神秘,

都聯繫在了鱷魚的身上。

認為鱷魚與部落人的生死是一致的,

每當有一條鱷魚出生或者死亡,

部落裡相應的也會有人面臨同樣的事情。

因為在多貢人的傳說中,

有一種半人半魚的生物曾經從天而降,

幫助多貢人從滅世的大洪水中逃脫,

而鱷魚就是那些生物留在地球的替身。

而在馬裡的鄰國查德,

一個只有400人的拜耶部落生活在鱷魚的庇護之下,

相比與多貢人,

拜耶人與鱷魚的關係還要親密得多。

巨大的鱷魚成了部落孩子們的玩伴,

小孩可以像騎馬一樣騎在鱷魚的背上,

在村子裡到處玩耍,

而鱷魚也表現得非常的溫順和配合,

絲毫沒有要咬人的意思。

拜耶人將鱷魚當成部落裡的聖獸,

對鱷魚有一種狂熱的喜愛,

由于當地礦石資源豐富 盛產金銀,

在很早以前拜耶人的祖先就學會了冶煉金屬,

擁有非常高超的鍛造技術。

他們最擅長用金銀來製造關于鱷魚的雕像,

製造出來的成品栩栩如生 靈動逼人,

將鱷魚的鱗甲細節和動作神態把握的相當到位,

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即使是以現代的鑄造工藝來看,

這些鱷魚聖器的依舊精美無比,

在村子唯一的水池中,

生活著很多膘肥體壯的大鱷魚,

這些鱷魚是拜耶部落一直供奉著的,

它們被當做部落的守護神。

有它們在池塘裡待著,

除了拜耶族人,

其他部族的人都不敢在這裡取水。

族長表示,

拜耶人祖先就是依附在鱷魚的力量下生存下來的,

那時部落裡的戰士外出狩獵,

經常會遇到獅子鬣狗等掠食者的追擊,

只有鱷魚選擇了保護他們,

幫助戰士們趕走了致命的威脅。

不僅如此,

鱷魚還默許了戰士們在池塘裡面取水,

從此拜耶部落就與鱷魚建立了聯繫。

並在漫長的歲月中逐漸親密起來,

每當遭遇大旱的年份,

鱷魚池裡的水總是成為拜耶部落,

最終渡過難關的救命稻草。

拜耶人由此對鱷魚當成了狂熱的信仰,

當部落中有人身患疾病,

或者村莊受到威脅的時候,

部落長老會帶領著族人們向鱷魚池祈福。

部落的人們要提供雞鴨等貢品,

在儀式中請鱷魚飽餐一頓,

他們堅信鱷魚的力量,

可以幫助村子擺脫困境。

這名皮膚比一般非洲人還要黑的老者,

是拜耶部落中唯一不用從事生產工作的人,

他是由部落裡的智者們推舉出來,

專門保護鱷魚的守護者。

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聖池邊巡視,

如果有人膽敢冒犯聖物,

他就會拿起手中的弓箭與獵槍,

與敵人不死不休。

帕林是村長帕帕多的兒子,

他經常來到聖池,

看望屬于自己的那一條鱷魚,

對于帕林來說,

鱷魚是世界上最好的傾聽者。

他們一直安靜地趴在原地,

不吼也不叫,

從來都不會有不耐煩的情緒,

他喜歡一邊撫摸鱷魚的小短腿,

一邊向他傾訴自己最近遇到的煩惱。

很難想象在其他地區擇人而噬的掠食者,

竟然可以在帕林的面前如此的溫順。

但帕林卻說,

自己同樣不理解人們為什麼要害怕鱷魚,

因為在部落裡,

鱷魚一直視作家庭的重要成員來看待,

有了鱷魚家裡人才會有完全感,

他從來沒想過鱷魚會攻擊甚至殺人。

通過鱷魚冰冷的豎瞳,

我們無法讀出它是否也有著親情的概念,

不過以常人的理解方式去看待,

鱷魚和拜耶人之間的聯繫,

或許本就錯誤的。

至少我們可以確定的是,

在這個神秘而奇特的國度中,

鱷魚和拜耶人用實際行動,

證明瞭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可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