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87年20歲女孩離奇墜崖,同行阿貝彎曲的雙腳照片,引出背後真相

1987年20歲女孩離奇墜崖,同行阿貝彎曲的雙腳照片,引出背後真相
2022/03/12
2022/03/12

美國著名的加州一號公路,連接著三藩市和洛杉磯兩大城市。

沿著這條公路從北向南出發,不但可以欣賞太平洋的海闊天空,還可同時目睹蒙特利半島的懸崖峭壁。

也正因如此,這條公路被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評為,人生一定要到的50個地方之一。

本期的三位主人公,他們從聖地牙哥出發。

在蜿蜒的公路上,他們雖然領略了絕美的景色,但也留下了致命的陰謀。

故事內容非常精彩,製作不易,希望大家看完後長按點贊鍵支持一下。

一切還得從1987年說起,那天肯尼塔基州一個名為迪娜的女孩,剛剛和母親吵完一架。

一氣之下迪娜獨自飛到了千里之外的加州,尋找她的好友裡爾登。

可到了加州之後,迪娜才發現好友裡爾登正在蹲監獄。

看著兒子千里迢迢到來的朋友,裡爾登的母親維吉尼亞很是熱情。

從第一天起她便好飯好菜招待了迪娜,並囑咐迪娜一定要在她這裡多待幾天。

比起你老家肯尼塔基州的荒僻深山,阿姨這裡可謂是風景秀麗,要山有山,要水有水。

迪娜

面對朋友父母如此熱情地招待,迪娜自然也沒太在意。

幾天後,迪娜告訴維吉尼亞,自己是時候該回去了。

如果還這樣繼續白吃白喝住下去,那就實在不好意思了。

話剛說完,維吉尼亞就表示,我說你這孩子,跟阿姨客氣啥。

不過你來一趟也好不容易,要不我和你叔叔麥吉尼斯帶你去外面逛逛,畢竟我們也好久沒去外面旅遊了。

維吉尼亞夫婦

在維吉尼亞夫婦的堅持下,4月2號那天他們三人駕車來到了蒙特利半島,並且一路沿著加州一號公路自駕。

看著海天一色的美麗風景,迪娜完全沉浸在大自然的懷抱中。

中午時維吉尼亞夫婦把車停在了路邊,並從便利店買了三杯飲料。

稍作休息後,三人又回到了一號公路上。

就這樣車輛又行駛了幾十分鐘,在一個懸崖的拐彎處,維吉尼亞提出想下車欣賞下風景,

並且和丈夫麥吉尼斯先行下了車,一起站在懸崖邊上欣賞著加州西海岸的風景。

幾分鐘後,夫婦倆回到車裡,請迪娜幫他們拍些照片。

可迪娜表示,自己感覺身體不太舒服,有點頭昏眼花的感覺。

也許是在車上坐太久了,不如下來呼吸下新鮮空氣,或許會好點。

在麥吉尼斯的攙扶下,迪娜踉踉蹌蹌來到了懸崖邊上。

可僅僅二十幾分鐘後,一輛911救護車便從山腳駛來。

維吉尼亞夫婦告訴救援人員,

他們的同伴迪娜在他們不注意時,突然從懸崖邊上掉了下去。

由于加州一號公路經常發生墜崖事故,所以救援團到達時,並沒有仔細審視現場。

只是匆忙把迪娜的屍體運回醫院搶救。

可還沒等迪娜被送進急救室,她就被死神匆匆帶走。

事情發生後,迪娜的屍體被運回家鄉安葬,而她在軍隊服役的丈夫更是無法相信,自己和妻子就這樣突然分隔兩地。

女兒喪事結束後,迪娜的母親開始向保險公司理賠,畢竟女兒是因意外去世的。

可保險公司表示,她女兒的死亡很離奇。

賠償金需要等警方調查清楚後才能支付給她,包括迪娜那份出事前剛買的保單。

在電話中聽到保險公司這樣的答覆,迪娜母親也多少能理解。

可當她收到女兒的保單副本後,她卻發現了奇怪的事情。

在女兒一份價值3萬5千美元的保單中,受益人居然是維吉尼亞夫婦的兒子。

維吉尼亞

更荒唐的,是上面寫著女兒的丈夫是維吉尼亞夫婦的兒子。

自己女婿明明就不是這個人,這麼重要的資訊保險公司居然弄錯。

氣得一肚子火的迪娜母親立即致電保險公司,你們怎麼搞的,我女婿的名字都搞錯。

可保險公司表示,他們並沒有搞錯。

那份價值3萬5千美元的保單,受益人和關係人的確是經過投保人維吉尼亞夫婦確認的。

拿著這份保單,迪娜母親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因為女兒前天剛簽下保單,後天就突然去世,

而且受益人還是跟她一起外出的維吉尼亞夫婦。

為了弄清楚真相,迪娜母親找了一個偵探調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偵探發現迪娜的死的確充滿了疑點。

迪娜

首先是屍檢報告,雖然屍檢不是專業的法醫完成的,但還是記錄了重要的疑點。

其一 報告指出迪娜體內有一種抗抑鬱藥物阿米替林。

可迪娜根本沒抑鬱症,在她的隨身衣物中也沒有發現存儲該藥的容器,

反倒是麥吉尼斯去醫院開過這種藥。

在審視屍檢報告時,醫生還透露,

第一次服用這種藥物的人,她會出現反應遲鈍和意識模糊等症狀。

迪娜的胃部食物殘渣表明,她曾在出事前的兩個小時進食過。

風景區餐飲店的服務員回憶,當時是維吉尼亞夫婦前來取餐,包括迪娜的一杯飲料。

其二 迪娜的手背有很多傷痕,可手心卻幾乎沒有傷痕。

正常人從懸崖墜落,那她應該會試圖用手抓住懸崖上的岩石或植物,

這樣一來肯定就會在手心留下傷痕。

可迪娜卻完全相反,她的手背傷痕數量遠遠超過手心。

除了屍檢報告,迪娜的保單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正如小淵在前文說到的,這份報單處處都不合理。

尤其是這該死的時間差,前天剛投保後天就理賠。

調查到這裡,偵探就在維吉尼亞夫婦身上,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陰謀味道。

可如果迪娜的死真的和他們有關,那又該如何尋找證據呢?

畢竟當時迪娜當時喝下的那杯飲料,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都沒有了。該怎麼辦呢?

這時,維吉尼亞夫婦拍攝的旅遊照片,引起了偵探的注意。

根據這些相片的拍照順序,細心的偵探發現,

在前面幾張照片中,迪娜表現得很快樂也很輕鬆,並且還戴著墨鏡。

例如把雙手交叉放在前面,或者將其中一個手放在石頭上,

這些都是擁有自我防范意識的表現。

可後面照片中的迪娜,狀態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她將頭靠在麥吉尼斯的肩膀上,雙手垂放在前面,面部肌肉鬆弛,看起來似乎很累的樣子。

而最奇怪的是這張照片,照片中麥吉尼斯和迪娜一起站在懸崖邊上。

迪娜明明有很嚴重的恐高症,為何會站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懸崖邊上呢?

仔細觀察麥吉尼斯的動作,

照片中他的頭看向岸邊,右手搭在迪娜身上,雙腳彎曲,身體下蹲。

偵探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麥吉尼斯會做出這樣奇怪的動作,

正常人看到懸崖可怕的高度,都會有種畏懼感,最起碼身體會向岸邊傾。

就算要欣賞懸崖邊的風景,那也不至于要彎著腳下蹲。

除非麥吉尼斯下半身正在發力,

換句話說就是,此時麥吉尼斯正在用力將迪娜推下懸崖。

將照片放大後偵探發現,迪娜的臉部非常模糊,說明拍下這張照片時,她正在搖頭。

拍下這張照片後,維吉尼亞夫婦又拍下了四張連續的奇怪照片。

也就是在這四張照片後,迪娜再也沒出現在照片中。

這四張照片分別正對著懸崖,懸崖左邊和右邊,以及後面馬路上的照片。

偵探覺得,如果維吉尼亞是想用相機留住美麗的風景,

那為什麼她們的拍攝角度如此奇怪,還連拍四張,而且角度剛好就是四個方向。

偵探提出了一種大膽的設想,

這是維吉尼亞在利用相機的取景器,觀察是否有人看到她們的作案過程。

作案條件有了,那作案動機是什麼呢?

這又得說說迪娜那份價值3萬5千美元的保單了。

和維吉尼亞夫婦對接的保險公司業務員告訴偵探,

當天投保後,這對夫婦在離開時突然轉頭問了他一句,

這適用于意外事件,對吧。

聽到投保人這樣的問題,雖然業務員覺得很奇怪,但也沒太在意,

因為最起碼維吉尼亞投保的流程是沒問題的。

到了這裡,所有的嫌疑都指向維吉尼亞夫婦,尤其是維吉尼亞這個女人。

在調出她的社會記錄後,偵探又發現了奇怪的事情。

這個女人從前幾年開始,就似乎和保險金結下了不解之緣。

過去幾年,她住的三個房子都發生火災,她的繼女和第二任丈夫離奇去世。

維吉尼亞的每一任丈夫和子女,都會購買不同公司的保險,

但保險金額幾乎都是3萬5千美元,

包括迪娜的保單價值也是這個數字。

偵探從頭到尾檢查了保單,發現維多利亞夫婦投保時,還請自己的鄰居當做證人。

可鄰居表示她根本就不知道這回事,而且保單上連她的名字都寫錯。

迪娜去世兩年後的1989年,警方正式逮捕了維吉尼亞夫婦,並以一級蓄意謀殺罪起訴他們。

可維吉尼亞表示,自己當天並沒有和迪娜在一起。

可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謊言居然被自己親自揭穿。

在其中一張迪娜的照片上,警方發現了一個人影。

根據照片拍攝的位置和時間,警方算出了當時太陽光照射的角度。

利用相機的焦距等參數,警方又算出了照片中拍攝者影子的實際長度。

再結合照片拍攝角度是正拍,利用畢氏定理一算,拍攝者的身高就暴露無遺。

而計算結果剛好就是維吉尼亞的身高,所以維吉尼亞說自己沒到現場,根本就是在撒謊。

為了讓陪審團親臨其境,法院甚至把庭審現場搬到了懸崖之上,也就是迪娜墜落的地方。

時間足足持續了三天,

可以說這是美國歷史上最特別的一次審判。

最終陪審團做出最終判決,認為維吉尼亞婦一級謀殺罪名成立,被判處終生監禁。

她的丈夫麥吉尼斯還沒來得及接受審判,就已經因病去世。

案件講到這裡,肯定有觀眾會問,

難道整個過程迪娜就沒察覺到危險嗎?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無法聽到當事人的回答,但有一張照片似乎說明她已經察覺到危險,

這是一張拍攝于車內的照片,可以看到在車外的懸崖邊上站著兩個人。

根據這兩人的站姿狀態,他們應該是維吉尼亞夫婦,也就是說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是迪娜。

她之所以選擇在車上拍下兩人,或許就是想為警方留下線索,

就像影視劇中的主人公,在自己還有最後一口氣時,用血液留下標記。

又或許這就是維吉尼亞夫婦真正將迪娜推下懸崖的地點。

至于迪娜手背上的傷痕,或許就是她在掙紮時,被維尼亞夫婦用石頭砸傷造成的。

之所以會發生這場悲劇,

一切都是因為過于天真涉世未深的迪娜,遇到了心腸歹毒的惡魔。

不難想象,如果沒有這些照片,迪娜的死將永遠成為謎團,惡魔將永遠在人間肆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