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鄭州40萬輛「泡水車」去向:各地車商紮堆收購倒賣,稱「泡得多嚴重都可以」

鄭州40萬輛「泡水車」去向:各地車商紮堆收購倒賣,稱「泡得多嚴重都可以」
2021/08/17
2021/08/17

喜歡車愛車?這裡有你喜歡的關於汽車的所有資訊~

現在的鄭州,約12輛機動車中就有1輛在7·20特大暴雨中受損。

據河南省汽車行業商會的統計,鄭州全市受損機動車約有40萬台,超過了保有總量的8%。

洪澇退去之後,車主、維修廠、4s店、二手車商,正在因為「泡水車」忙得不可開交。

一位沒有購買車損險的寶馬車主,不得不自行承擔維修費,他所在的社區地庫洪水倒灌,380輛車被淹,他們準備起訴訟物業公司索賠;一家4s店的定損員,最近每天的工作時間超過了10小時,即便如此,仍有300多輛「泡水車」在店外排隊等待;一個外地的車商老闆,在剛建起的「鄭州泡水車交易群」裡聲稱:「批量收購泡水車,無論多嚴重都可以」。

顯然,40萬輛「泡水車」,已在鄭州車市的各個環節激起漪漣,成為暴雨之後最難解的善後問題之一。

地庫抽幹水後,劉勝利找到了自己那輛「慘不忍睹」的寶馬

修車排到兩個月以後

鄭州目前汽車保有量約為490萬輛,據統計,此次鄭州的特大洪澇災害共造成全市約40萬台車輛受損。

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7月28日,河南保險業共接到車險報案22.64萬件,估損64.12億元;已救援受災汽車6.64萬輛,已賠付2.99萬件金額5.25億元。

保險之外,一些沒有購買車損險的車主,不得不自己買單。

劉勝利是鄭州市二七區亞星盛世家園的一名業主,在這次暴雨裡,他的車在自家地庫被淹,整整「泡」了5天。

直到7月25日,社區地庫的水排幹後,劉勝利才看到了自己那輛「慘不忍睹」的寶馬。香檳金色的車身全被污泥覆蓋著,車內的皮座椅全部泡脹,座椅下方還有10公分的積水。

當天,他把車直接送到維修廠,發現自己的排號已在100位開外。汽修師傅檢查發現,汽車發動機進水嚴重,「基本算是報廢了」。

他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患病的妻子,這輛車是他和妻子花50萬買下的,才開了沒幾年,「她對車比我上心多了」。

因為圖省錢,劉勝利沒有購買車損險,這意味著,他的車無法獲得保險公司的賠付。7月20號大雨那天,他和妻子曾想過去地庫挪車,但水已經沒過大腿了,他們最後不得不放棄。

8月5日,劉勝利的車還在修理廠排隊等待修理,他的車已被全部拆開晾曬,「就算能修好,估計也得兩個月以後了。」

據劉勝利瞭解,整個社區在地庫被淹的私家車超過300輛,其中絕大部分車都是發動機進水,面臨報廢。

「比起那些沒有買保險的車主,我已經很幸運了。」雖然張雪的車也在自家車庫被淹,但6月份,張雪剛剛給自己的車上了全險。

暴雨後的第三天,張雪的車被拖到4S店等待定損和維修。7月25日,因為一直無法電話聯繫上保險公司,她索性直接跑到店裡一探究竟。

在距離4S店1.5公里外的大棚裡,張雪穿過一排又一排「泡水車」,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那輛白色本田XV,車的座椅已經全被拆卸下來,放在車頂上晾曬,師傅告訴她,「問題不大」,但她還是一百個不踏實。

在停放了幾百輛「泡水車」的車棚裡,所有的修車師傅都在忙碌。4s店的工作人員告訴她,要修車,得先讓保險公司定損,但張雪始終聯繫不上定損員,「報案的車主太多了。」

事實也確實如此。鄭州一家保險公司的客戶經理告訴記者,公司在鄭州有200多個定損員,從7月20日到7月29日,報案出險的車輛超過5萬輛,所有的定損員都忙得團團轉,不得已,公司又從外地調來一批定損員幫忙。

李大偉是鄭州一家4S店的定損員,暴雨之後,他所在的4S店接到有關「涉水車」的報案電話近2000個。「以前,接電話的時候,還需要用禮貌用語先問候一下客戶,現在電話接通後直接登記資訊,顧不得別的。」

截至8月4日,李大偉所在的4s店一共拖回來700輛涉水車,停滿了店內店外,因為數量太多,公司不得不新租下了一大塊空地來放車。

鄭州一家汽修廠停滿了泡水車 攝影 | 梁婷

「打包」定損一口價

「不是在定損,就是在去定損的路上。」這是李大偉近半個月的工作狀態。

從7月20日至今,他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不僅要協助保險公司處理有關涉水車的報案,幫助定損員定損,一旦有空閒,還要幫忙把「泡水車」的座椅拆下來,把車門全部敞開,「就怕晾曬不及時,車內長毛。」

目前,李大偉所在公司的700餘輛涉水車,只定損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還在繼續等待中。

按照李大偉的說法,車已經多到不能用正常流程來定損了,「基本上就是看看水位,粗略估計一個損失,然後根據行業標準和車價來劃分等級,給出大概的賠付金額,也就是打包價。」

李大偉說,車輛損壞在某個范圍內的就全部統一價格賠付,「比如5000元」,之後車主自己修車,花多花少,後續保險公司都不管了。「如果按照正常的定損流程,一天恐怕連三輛車也定損不完。」

據瞭解,由於涉水車輛過多,鄭州市緊急出臺了涉水車輛的快速處理辦法,比如組織專業維修人員支援4S店,協調解決受損車輛存放場所,啟動預付機制,簡化理賠流程等。

7·20暴雨之後,王娟所在的保險公司出臺了快速理賠政策,根據車損保額和水淹的位置來確定賠償金額。「淹到車輪以下,是三級水淹。淹到車輪上、車座下是二級水淹,淹到方向盤以上是一級水淹,也就是達到了報廢標準,可以按照車主當時購買的車損保額來賠付。」王娟解釋說,如果當時購買的車損額是50萬元,那賠付的金額就是50萬。

車輛定損理賠之後,車主面臨著修車還是報廢的選擇。

「現在店裡都在集中精力處理涉水車,客戶一個比一個著急。」河南富原東風雪鐵龍4S店的工作人員說,暴雨後,他們店裡收到了300多台涉水車,店內人手實在不夠,武漢工廠還派人到店支援。「店裡涉水車的數量已經超出了預期,現在客戶來修車,至少要排到半個月以後。」

鄭州大大小小的修理廠最近都是「車滿為患」。深一度記者致電十餘家鄭州本地的汽修廠,不少修理廠明確表示拒絕涉水車,「車太多了,修不過來。」

鄭州原野汽修廠的老闆徐陽介紹,到8月4日,他的汽修廠收到100多台涉水車, 「那幾天每天都會接到幾十個求助電話。」徐陽說,最多的時候,他們一天拖回來20多輛涉水車,他和員工每天都要工作15個小時。

徐陽比較直接,拖回來的涉水車裡,如果遇到水淹過方向盤的,徐陽一般會建議車主直接報廢,「維修的價格可能會超過車價本身。」

鄭州街頭,兩位車主正在晾曬自己的汽車 攝影 | 梁婷

批量收購「泡水車」,多嚴重都行

當車主為自己的「泡水車」發愁時,也有一批車商看到了其中的商機。

二手車評估師林峰介紹,涉水車屬於特殊事故車的一種,對於達到全損級別的涉水車,在完成理賠流程後,車歸保險公司所有。正常情況下,保險公司需要委託拍賣公司對涉水車進行拍賣處理。最終,這些車將會拍入二手車商和維修廠手中,要麼被修好後銷售,要麼被拆解成零件銷售。

此次河南暴雨後,有二手車商準備前往河南直接收購「泡水車」。

7月底,一個名為「鄭州泡水車交易」的微信群,在24小時內就接近了滿員。一位車商不斷在群內推文,「批量收購泡水車,無論多嚴重都可以」。

這個群的群主是溫州的二手車商周易凡。鄭州暴雨後,他陸陸續續建立了26個「河南鄭州泡水車交易群」,據他統計,二手車商和汽修廠占到了群成員的80%,這些商戶來自全國各地。

周易凡手中有鄭州保險公司和4S店的資源,他從保險公司拿到涉水車資訊後,就把車輛資訊和位址發到群裡。按照周易凡的設想,他想組織群裡的車商們一起去鄭州收購「泡水車」,「這樣可以拿到團購價,是原車指導價的四折」,他可以從保險公司與車商之間每輛車賺個三五百的「茶水費」。

但沒想到,他把資訊發到群裡後,很多車商「撬了他的單」,越過他私下去和保險公司、4S店交涉。20多個群,4800多名群成員,周易凡根本無暇顧及每個群內的動態。

深一度記者以買車人的身份諮詢了群中多名二手車車商。一名鄭州的二手車商宋子林表示,自己的公司原來只做精品車業務,這場暴雨讓大量精品車被淹,直接損失高達三千萬,暴雨後,公司收了一批「泡水車」,想賣給同行或是個人,「也算彌補一下暴雨造成的損失吧。」

「泡水車」的質量如何保證?宋子林稱,展廳內的靜態水淹精品車,進水程度並不嚴重,把插頭處理好,底盤做個防銹,其實就和正常車一樣。他表示,自己是正大光明地賣,並不是把「泡水車」當作正常車來賣。

宋子林介紹,在二手車行業內,根據進水位的高低,涉水車會被劃分為六個等級,他提供的圖片顯示,一輛標價15.9萬元的寶馬MINI,成為二級涉水車後的價格調整為9.8萬元。

「涉水車的利潤確實很可觀」,陳強從事二手車買賣近十年,他清楚地知道有關涉水車的「門道」。「涉水車修好後,會當作二手車來賣。但老闆一般不會告訴客戶,自己的這輛車是涉水車。」陳強說,他們只會說這輛車之前有問題,但已經修好了。

從陳強以往的經驗來看,涉水車的收購價格是正常二手車售價的二至四折,「進水不嚴重的會稍微貴一些。」陳強以一輛市場價格10萬元的二手車輛舉例,泡水後,車主走完理賠程式,處理給車商的價格大約為2-3萬元。再加上2萬元的修理費和幾千元的運費,整個成本下來不會超過6萬元,修復後,即使以9萬元的二手價格出售,也能掙3萬元。「這個利潤已經比大多數二手車的利潤高了。」

另一名二手車商許慶澤則表示,中高端品牌的涉水車最受二手車商們的歡迎,因為利潤空間更大,「如果對車不瞭解,不建議購買涉水車,因為後續維修可能會出很多問題。」據其分析,未來的兩年內,全國各地都有可能出現鄭州的涉水車,「如果要買二手車,就一定要謹慎。」

鄭州暴雨過後,被水沖到路邊的汽車 | 視覺中國

要等到什麼時候?無人能答

40萬輛受損車背後,是無數家庭的不便。

自從自己的車送進了4s店,張雪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詢問定損進展。八月初,對方給她的回復依舊是「等」。

張雪擔心,等待時間過長,會影響定損結果,她也害怕因為過水太久,車輛生出不必要的隱患。

沒有車,通勤成為張雪最頭疼的事情。最近,她每天都坐計程車上下班,「一天的車費就得70元。」雖然「肉痛」,也沒辦法,因為從家到公司,坐公交繞路,花費時間太多。

從最初的憤怒逐漸冷靜下來,劉勝利和社區的其他業主們開始仔細回憶暴雨當天的情況。他們發現,社區的物業不僅沒有對暴雨進行提醒,也沒有採取任何防洪措施。為此,業主們曾找到物業公司,希望得到一個說法和補償,但都被拒絕了。他們最終決定,通過法律程式進行維權,起訴物業,討要一個說法。

劉勝利的妻子一想起這件事情,就會哭,畢竟幾十萬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並不是小數字。這也是讓李勝利下決定心訴訟的很重要的原因。但新一波的疫情讓劉勝利有些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去立案,開庭也可能遙遙無期」。

八月的第二個星期,4s店的定損員李大偉依舊忙碌,「每天都在接電話,都是問自己的車什麼時候能修好。」有些客戶因為著急,語氣很沖,雖然覺得委屈,但李大偉表示能理解,他只能好言好語地安撫客戶,讓他們再耐心一些。

保險公司的王娟最近有些意外,連日來,除了催促她辦理理賠的客戶外,也有一些新客戶找她詢問車損險的事宜,「問得特別詳細。」

最近,鄭州的疫情,讓一些外地的車商暫緩了到鄭州淘車的計畫,但泡水車交易群仍每天都有人不斷更新資訊。有車商發現,一些水淹車的報價一直在漲,已經接近市場上正常的二手車價,8月7日,一位車商在群裡決定退回到觀望者的狀態,「不摻合了,讓市場恢復一下平靜」。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車主、車商為化名)

老司機們,是不是還意猶未盡呢,持續關注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