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大郎千防萬防,沒防住中毒,潘金蓮手段之高,並不遜智多星吳用

武大郎千防萬防,沒防住中毒,潘金蓮手段之高,並不遜智多星吳用
2021/12/15
2021/12/15

俗話說「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如今想來,還是很有道理的。

《水滸傳》中有關犯罪的描寫,實在是太過真實,真實到讓人不寒而慄的地步,對青少年的影響極大。而《三國演義》裡面講述的全都是權謀之術,老人本身就有著豐富的閱歷,再對年輕人施展一下權謀,豈不是成了老奸巨猾?

而《水滸傳》中的細節描述,已經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讓人不得不懷疑施耐庵,究竟都經歷些什麼啊?

若把這一個個的英雄好漢故事拆開來看,它們並不像故事,更像是一卷卷刑事案件的案宗,今天就單講一下武大郎中毒案。

一、

《水滸傳》的作者是施耐庵,曾經在錢塘(杭州)當過三年官,後來還跟著張士誠出征過。我強烈懷疑,他曾經偵辦過幾起比較大的刑事案件,也帶兵打過仗,且經驗豐富。

書中有關殺人的描述,實在是數不勝數,除了前幾次殺人,作者給添加了細節描寫,後面的殺人,基本就全是捅心臟,以及割頭了。

有關細節這一塊的把握,那是相當精彩:

開頭的魯提轄拳打鎮關西,三拳打下去,鄭屠就只剩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魯達以為他裝死,還想再打:

「只見面皮漸漸的變了……」

事實上,人一旦去世,一分鐘之內,臉色確實會變的。

再有宋江殺閻婆惜:

「婆惜卻叫第二聲時,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顙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

就宋江這乾淨利索的手段,絕對不是第一次作案了,再聯想到本人三天兩頭跟陳三郎的棺材店打交道,足可見他這是一條龍服務啊,還沒人查他。

閻婆惜為啥會「兀自吼」呢,就是因為大動脈和喉管被宋江割了,才有鮮血飛出來,氣流從氣管中流出,已經無法發音,只剩下咕嚕咕嚕的低吼聲。

還有武松鬥殺西門慶的一段描寫:

「只見頭在下,腳在上,倒撞落在當街心裡去了……直挺挺在地下,只把眼來動。」

我們村有個人,年輕的時候去河裡游泳,沒有搞清楚狀況從橋上頭朝下紮下去,結果傷到了脊椎,除了左胳膊能動,全身癱瘓。西門慶被武松從獅子橋酒樓二樓頭朝下扔下去,大機率摔斷了脊椎,只剩下眼珠子能動彈了。

二、

畢竟這是前幾起殺人案,作者精力充沛,描寫得就比較詳細,後面再有類似的案子,基本就是一刀捅了,甚至直接割頭:

比如武松血濺鴛鴦樓時,基本就是直接砍頭了:

「武松趕入去,一刀先剁下頭來。」

「武松左腳早起,翻筋斗踢一腳,按住也割下頭。」

包括李逵殺李鬼,也是上來就割頭:

「李逵捉住李鬼,按翻在地,身邊掣出腰刀,早割下頭來。」

而武松血濺鴛鴦樓這段描寫,怎麼看怎麼不像個故事,更像是一刑事案件的卷宗,像是一個人的口供。

裡面包含幾點進去的院子,先殺的誰,後殺的誰,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最後出來的時候幾點,等等等等。

若是這些典型案件都有原型的話,那麼,無疑潘金蓮給武大郎下毒這一段,最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潘金蓮、王婆、西門慶合夥害死武大郎,確實是心眼兒大大的壞了,最後被武松報仇,真是死得一點都不冤。

但武大郎本身也有很大的問題:

一是,他們這段婚姻本來就不被人們看好,完全是因為那個大戶發洩私欲,故意不要一分錢把潘金蓮嫁給縣裡形象最差的一個。俗話說,不是我的我不要,不愛我的我不愛,武大郎根本駕馭不了媳婦,非要強扭瓜。

二是,武大郎本身又比較懦弱,要是有大男子主義,能強壓潘金蓮一頭也行,畢竟那個年代,家裡丈夫說得算,可惜武大郎並沒有,事事都是潘金蓮當家。

三、

當然,前兩點問題,還不會致命,關鍵是後面三個問題,要了他的老命:

先是交友不慎,因為潘金蓮,武大郎搬離了家鄉清河縣,等于是拋棄了親戚們。到了陽穀縣,結交了一個鄆哥,可惜鄆哥家裡窮,他眼中只有利益。這也導致他得知西門慶跟潘金蓮搞在一起後,先想到的是勒索西門慶一把,最後被王婆打出來,才找的武大郎,甚至訛了頓酒,還有銀子。

再就是自不量力,武大郎得知西門慶跟潘金蓮搞在一起後,非要自己去捉姦,人家都告訴他了,西門慶有功夫:

「那西門慶須了得,打你這般二十來個。」

但他卻把武松的話拋到腦後,以為自己能搞定,結果……

最後是過早地暴露了自己的想法,自己被踢到臥床不起時,明明有求于人家潘金蓮,卻還用威脅的話來激:

「我的兄弟武二,你須得知他性格,倘或早晚歸來,他肯干休……你若不肯覷我時,待他歸來,卻和你們說話。」

這才導致了潘金蓮產生了殺心,並夥同王婆、西門慶,定下了毒殺武大郎之計。

當然,武大郎之所以說出威脅的話,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此時的他臥床不起,潘金蓮卻不給他飯吃,不給他水喝:

「武大一病五日,不能勾起。更兼要湯不見,要水不見,每日叫那婦人不應。又見他濃妝豔抹了出去,歸來時便面顏紅色。」

武大郎又不傻,潘金蓮這種行為明顯就是要活活餓死他啊,那他怎麼會傻到喝毒藥呢?

四、

躺在病床上的武大郎已經是求助無門了,此時只能寄希望于武松,希望用二弟來威脅潘金蓮就范。

果然說了武松回來不會饒了你們後,潘金蓮怕了,隨後就從西門慶那裡拿到了砒霜,而王婆接過砒霜後幹了這麼一件事:

「王婆把這砒霜用手撚為細末,把與那婦人拿去藏了。」

這是一個作案細節,記錄在案宗中了,事實上砒霜確實是結晶狀固體,質地比較軟。那時候提純技術不太好,其實是帶顏色的,但是撚成粉末後,顏色會變白,且有利于溶解。

可是,武大郎已經在防著潘金蓮了,她怎麼把這毒藥灌進武大郎的嘴呢?

這時候,她的高超演技發揮了作用,她仿佛被武大郎的話給威脅住了,開始懺悔自己的行為:

「那婦人坐在床邊假哭,武大道:‘你做甚麼來哭?’」

她首先通過假哭來引起武大郎的注意,畢竟她們之間早就沒啥情分了,早不哭,晚不哭這時候哭起來,武大郎肯定起疑啊。

隨後潘金蓮開始懺悔,說自己後悔了,不該跟西門慶鬼混,現在發現自己被騙了,所以想好好幫你養病:

「我問得一處好藥,我要去贖來醫你,又怕你疑忌了,不敢去取。」

隨後,潘金蓮便說出,自己問到了一處好藥,但心裡也知道武大郎會猜忌她,所以問他要不要喝。

這還用說嗎,武大郎已經命懸一線了,他當然要喝了,但是藥方還是要看的。

五、

那麼,潘金蓮取來的藥方和藥材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這個藥方確實是對症的,對武大郎的心口疼,畢竟當初西門慶一腳正好踢到心窩這裡。

潘金蓮買回藥來,武大郎要親自檢查,要看看這個藥方有沒有問題:

「去贖了藥來,把到樓上,教武大看了。」

這個藥是沒問題的,問題是潘金蓮說醫生講的藥要半夜吃,吃完了蒙上被子一睡,汗一出就好了。

這一點,武大郎就起了疑心了,半夜黑燈瞎火的,潘金蓮要是把藥方調換了咋辦?所以,他並沒有把藥材還給潘金蓮,而是枕在了自己枕頭下,讓潘金蓮燒好水後,自己親自泡著喝。

「生受大嫂,今夜醒睡些個,半夜裡調來我吃。」

等到了晚上,潘金蓮特意燒了一大鍋水,水裡還煮著一條毛巾,這條毛巾也是作案工具,後來用于擦拭武大郎中毒後吐的血。

畢竟是晚上,那時候又沒有電燈,潘金蓮點了一個碗燈,這種燈有個問題,就是能往上照,但照不到底下。

隨後,她端著兩個器具到了武大郎床邊,一個是碗,一個是盞。其實就是一個大碗,一個小碗,大碗裡裝上了熱水,小碗裡鋪上了一層白色粉末(砒霜)。

這時候,武大郎其實也掙紮著坐起來要確認一下進嘴的東西有沒有毒,首先藥方和藥材是沒問題的,他有一晚上的時間檢查真假。

「那婦人先把毒藥傾在盞子裡,卻舀一碗白湯,把到樓上,叫聲:‘大哥,藥在那裡?’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頭邊,你快調來與我吃。’」

六、

其次,潘金蓮端給他的熱水也沒有問題,他會聞聞味道,甚至舔一舔看看有沒有異味。

其實古代的毒藥沒那麼複雜,比如砒霜,其實味道相當大,為啥每次砒霜下毒總喜歡下到中藥或白酒裡面啊,其實就是為了遮擋氣味。

這一點,武大郎不傻,能嘗得出來,所以,水是沒問題的。

藥沒問題,武大郎自己保管的,水也沒問題,武大郎聞過了,而粉末狀的砒霜鋪在了盞子底部,肉眼是看不出來的。而且當時又是晚上,點的是碗燈,武大郎躺著的床,總要比桌子矮一些,所以這裡他確實疏忽了,沒看到。

武大郎是親眼看到治心口疼的藥倒進了盞裡,又親眼看到熱水沖進了盞裡,這才放心,擺出要喝藥的姿勢。

結果沒想到,潘金蓮直接就要灌啊!

「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藥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說道:‘大嫂,這藥好難吃!’那婦人道:‘只要他醫治得病,管甚麼難吃。’」」

即使這樣,武大郎還是不太放心的,他僅僅是呷了一口,也就是抿了一口,先嘗嘗味道,果然味道不對,他當時就提出來了。

但聽到潘金蓮這樣解釋,他又在懷疑自己的味覺,于是決定再抿一口試試,結果這一試,沒提防潘金蓮:

「武大再呷第二口時,被這婆娘就勢只一灌,一盞藥都灌下喉嚨去了。」

本來武大郎想再抿一口判斷一下,這個藥究竟有沒有問題,結果沒想到被潘金蓮直接灌下去了。

武大郎是萬萬沒想到啊,自己事事小心,怎麼還是著了潘金蓮的道兒呢?

雖說,潘金蓮的所有計謀都是王婆出的,但是就像演員演戲一樣。演員不行,多好的劇本也是糟蹋,演員要是牛叉的話,爛劇本都能給演活。

由此可見,潘金蓮的手段可一點都不低,這小婆娘,心狠手辣,演技到位,抓住了武大郎多疑的性格,要了他的命。

其實,《水滸傳》中給人下藥的,不僅潘金蓮一個,在智取生辰綱時,吳用他們也是設計給楊志他們下藥。

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像白勝的人設是挑著酒賣給酒館的,路過黃泥岡,所以也就不帶喝酒的傢夥,就算楊志去查他底細,也查不出問題。晁蓋等人是賣棗子的,棗子是按斤稱的,所以隨身攜帶兩個瓢也合情合理。

不管事態怎麼發展,酒和瓢總會碰到一起,就算楊志等人死活不喝,吳用他們也有辦法讓他們強灌的,就跟潘金蓮給武大郎灌毒藥一樣。

鬼知道施耐庵究竟經歷了什麼,怎麼能寫出這麼精妙的作案手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