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陰曹地府裡的「八位爺」,個個都是狠角色

陰曹地府裡的「八位爺」,個個都是狠角色
2021/12/26
2021/12/26

七爺八爺

七爺八爺即黑白無常,是人們最熟悉的地府勾魂使者,又稱長爺短爺、謝范二將軍。

他們的本職工作是緝拿鬼魂、協助賞善罰惡。

相傳七爺謝必安身高面白,詼諧風趣,才思敏捷;八爺范無救身矮面黑,生性好鬥,嫉惡如仇。

他們均為福建閩縣(今福建福州)人,自幼結義,情同手足。某日行至南台橋下,天將雨,七爺回家取傘,要八爺等待。不料七爺走後,天大雨,河水暴漲,八爺不肯離去,終因身矮被水淹沒。七爺取傘歸來,知八爺已死,亦自縊于橋柱。

閻王嘉二人信義,令在城隍府中捉拿不法鬼魂。有謂七爺八爺均無子女,故喜愛兒童,時化身入群童中,以保平安。又謂「謝必安」者,酬謝神明則必然平安,「范無救」者,犯法則無人能救也。

清·李慶辰《醉茶志怪》記載了一則黑白無常的小故事——某醫夜乘轎過城隍廟,見二大鬼高俱數丈,一衣白,一衣青。歸後不數日,醫與轎夫死三人,唯在轎後二人未見鬼者倖免。

五爺六爺

五爺六爺即金枷銀鎖,又稱枷爺鎖爺,金銀二將軍。

這一對陰間CP很是神秘,他們是黑白無常的前輩,謹慎低調,實力強大。

金枷將軍赤面獠牙,面相兇惡,頭戴金箍,著紅繡袍;

銀鎖將軍青面獠牙,面相可怖,頭亦有金箍,著藍袍。

人間若有大奸大惡,或業力極重之人死亡,地府就得派這兩位將軍前去勾魂。(相傳楚霸王項羽烏江自刎後,便是這金枷銀鎖二將軍前去接引。)

以至于一些犯了事的山精野怪,也是由此二位前去捉拿,幾乎無往不利。

三爺四爺

三爺四爺既牛頭馬面。

傳統神話故事裡,牛頭和馬面是地府中兩位高級巡查員,負責抓捕試圖逃跑的惡鬼幽魂。也就是說,牛頭馬面不像黑白無常那樣要經常去陽間出差勾魂。

《五苦章句經》說:「獄卒名阿傍,牛頭人手,兩腳牛蹄,力壯排山,持鋼鐵釵。」

《鐵城泥犁經》說:牛頭「于世間為人時,不孝父母,死後為鬼卒,牛頭人身」。

馬面又叫馬頭羅刹,馬頭人身,與牛頭是老搭檔。

《楞嚴經》卷八稱:「亡者神識,見大鐵城,火蛇火狗,虎狼獅子,牛頭獄卒,馬面羅刹,手持槍矛,驅入城內,向無間獄。」

大爺二爺

大爺二爺即文武判官。

閻王爺案前有兩大判官:

文判官——崔玨:左手執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筆,專門執行為善者添壽,讓惡者歸陰的任務。

崔玨生前曾為潞州長子縣令,據說能「晝理陽間事,夜斷陰府冤,發摘人鬼,勝似神明。」

民間有許多崔玨斷案的傳說,其中以「明斷惡虎傷人案」的故事流傳最廣。

故事說:長子縣西南與沁水交界處有一大山,名叫雕黃嶺,舊時常有猛獸出沒。

一日,某樵夫上山砍柴被猛虎吃掉,其寡母痛不欲生,上堂喊冤,崔玨即刻發牌,差衙役孟憲持符牒上山拘虎。

孟憲在山神廟前將符牒誦讀後供在神案,隨即有一虎從廟後竄出,銜符至憲前,任其用鐵鍊綁縛。

惡虎被拘至縣衙,玨立刻升堂訊。堂上,玨歷數惡虎傷人之罪,惡虎連連點頭。最後判決:「啖食人命,罪當不赦。」虎便觸階而死。

崔玨死後,成為地府判官,百姓在多處立廟祭祀。

武判官——鍾馗:身著紫袍,手持寶劍,鐵面虯鬢,剛正不阿,專司打鬼驅邪。

插畫師無相作品

鍾馗的武力值在整個地府都是數一數二的,無論大鬼小鬼,在他面前,都是小菜。

道教中,他被稱為「鎮宅真君」、「驅魔真君」。

插畫師楊青凱作品

《鍾馗傳略》記載:「夫鍾馗者,姓鐘名馗,古有雍州終南人也,文武全修,豹頭環眼,鐵面虯鬢,相貌奇異,經綸滿腹,剛正不阿,不懼邪祟,待人正直、肝膽相照。

獲貢士首狀元不及,抗辯無果,報國無門,捨生取義,怒撞殿柱亡,皇以狀元職葬之。

托夢驅鬼愈唐明皇之疾,封‘賜福鎮宅聖君’,詔告天下,遍懸《鍾馗賜福鎮宅圖》護福祛邪魅以佑平安。故名噪天下也!」

民俗傳說中地府的這「八位爺」每位都極富傳奇色彩,個個都是威震一方的狠角色。

同時這些鬼神形象也寄託了古人們對于情義、忠孝、公正、勇敢、正直等美好質量的嚮往與追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