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賠償4.6億刀!美國名校的變態校醫用體檢[性·侵]千名男生

賠償4.6億刀!美國名校的變態校醫用體檢[性·侵]千名男生
2022/03/11
2022/03/11

47年前,當泰德·德盧卡(Tad Deluca)來到密西根大學時,他以為會開始一段美妙的運動員生涯。密西根大學是美國頂級體育聯盟「十大聯盟」的成員之一,它培養過無數橄欖球、籃球和冰球運動員,是美國聯賽的常勝冠軍。

(泰德·德盧卡)

在摔跤項目上,密西根大學也辦得很好,不少世界級的摔跤運動員曾是這裡的學生。德盧卡很喜歡摔跤,夢想能當職業摔跤手,所以來這裡上學。最開始,他是滿意的。大學裡的摔跤訓練很專業,教練負責,同學友好,只是…… 學校的校醫讓人害怕。

(密西根大學)

負責德盧卡的校醫名叫羅伯特·安德森(Robert Anderson),一個圓臉的白人男醫生。他看著挺和善,但德盧卡每次看到他,都會覺得毛骨悚然。這種不適感在第一次體檢時就出現了, 安德森給德盧卡做檢查時,除了常規的專案外,還要做疝氣、前列腺和生殖器檢查。

(羅伯特·安德森)

這些都在私密部位,真的有必要做嗎?安德森醫生說,必須做,只有通過全套檢查才能參加運動訓練。好吧,術業有專攻,醫生這麼說總有他的道理。 但之後德盧卡肘部脫臼,安德森仍然給他做了前列腺和生殖器檢查,這是什麼道理!不僅如此,在做檢查的時候,安德森出現類似愛撫的舉動,在他的私密部位亂摸,簡直讓他頭皮都炸了。

(羅伯特·安德森)

後來的幾次治療,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德盧卡很害怕,又不敢問別人這是怎麼回事,只能咬牙受傷了也不去校醫院。偶然間,他聽說一名橄欖球運動員肩部受傷,安德森給他做生殖器治療。終于,他想明白了,這傢夥是個徹頭徹尾的變態。1975年,德盧卡寫信給當時的教練比爾·約翰南森(Bill Johannesen)和體育總監唐·康納姆(Don Canham),說「安德森醫生有問題」,「不管你去校醫院幹什麼,他總是讓你脫褲子。」

(泰德·德盧卡)

如果當時,密西根大學重視這封舉報信,就不會有後來持續數十年,涉及上千人的悲劇。 然而事實是,大學不光沒有處罰安德森,反而取消了德盧卡的全額獎學金,將他踢出摔跤訓練隊。在德盧卡把舉報信念給其他同學聽後,他的摔跤生涯徹底結束,學校讓他打道回府。密西根大學如此包庇安德森,可能是看重他在運動醫學上的資歷。

(密西根大學的橄欖球場)

安德森自己就是密西根大學的醫學生,1953年畢業後他在私人診所工作,期間開發出一個運動醫學專案。這個項目能免費給高中體育生做體檢,因為成本低,效率高,後來被美國醫學會採用。此後,安德森在運動醫學界變得頗有名氣,很多職業運動員都找他做治療。密西根大學讓他當校醫,也是為了一塊招牌。但是,他雖然有醫學成就,仍然是一個[性·侵]學生的變態啊。

(羅伯特·安德森)

舉報風波後的第三年,也就是1978年,密西根大學的一名高級領導接到有關安德森的指控。他知道安德森在體檢室裡對學生做什麼,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1981年,學生針對安德森的指控越來越多,甚至走廊裡能聽到關于他的笑話,校方知道事情壓不住了。學生服務部的副主席湯瑪斯·伊斯索普(Thomas Easthope)接到厚厚一疊「不當行為報告」後,找安德森當面對峙。

(湯瑪斯·伊斯索普被指控失職)

據伊斯索普自己說,他當時強烈要求辭退安德森,但校領導層拒絕了。為了平息學生的怒氣,他撤掉安德森健康部主任的職務,把他調到體育部。這樣一來,曾經的學生他見不著了,可是體育生不減反增。伊斯索普曾向一名受害者保證,安德恩將不會從事任何面向患者的校內工作。 但事實是,他仍然當校醫,仍然給體育生們看病,不端行為從未停止,直到2003年退休。

這幾十年間,有太多體育生深受其害。查克·克利斯蒂安(Chuck Christian)曾經是密西根大學橄欖球隊的隊員,在1977年到1980年,他為學校爭取榮耀的時候,安德森癡迷于給他做直腸檢查。他後來想明白,自己是被安德森[性·侵]了。從此他陷入焦慮和恐懼,特別害怕醫生。

(年輕時的查克·克利斯蒂安)

上年紀後,查克的前列腺出現問題,他仍然不敢看病,一拖再拖。直到病情發展成前列腺癌,他才去就醫。查克在2020年說,他的一些隊友有類似的情況,2019年有五人死于各種疾病,就是因為不敢看醫生。 還有一個朋友因為精神受創自盡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本來可以阻止安德森。

(查克·克利斯蒂安)

「有太多人被那個畜生毀掉了,真令人心碎。」 查克說,「在我看來,他不只是[強.奸]了一個18歲的大一橄欖球運動員,他是[強.奸]了所有長大的男人。他[強.奸]了女孩的丈夫,他[強.奸]了孩子的父親,他[強.奸]了寶寶的祖父。他影響了我們好幾代人。沒人知道,安德森的行為還會影響多少人。」奧運選手安迪·赫羅瓦特(Andy Hrovat)在密西根大學上學時,也被[性·侵]過。

(安迪·赫羅瓦特)

大一的時候,他就被隊友警告小心安德森,但他無法逃離校醫院。想要讓學校的訓練正常進行,就必須進去面對安德森。「僅僅是走入診室,我就無法承受那種精神上的痛苦。」 安迪在2020年說,「這是過去20多年一直困擾我的事。你必須進入那個房間,哪怕你很清楚自己會被如何對待。對我來說,這真是太可怕了。」

(安迪·赫羅瓦特)

到90年代,隨著密西根大學的男女運動部合併,安德森能接觸到橄欖球、田徑、摔跤等項目的男女體育生,女性受害者的數量開始上漲。網球運動員凱西·卡拉爾(Cathy Kalahar)說,安德森曾在一次例行體檢中讓她脫光衣服,抓住她的[乳.房]說汙言穢語。他還把手指伸入凱西的下體[性·侵]她,讓她多年在噩夢中度過。

(凱西·卡拉爾)

很多被安德森[性·侵]和[猥.褻]的體育生,後來退出了球隊,他們精神不佳,成績一落千丈,還被其他同學懷疑性取向。不少人最後輟學離開。奇怪的是,雖然受害者眾多,但沒有人報警。 一方面,是很多體育生來密西根大學之前,沒有經歷過體檢,他們以為安德森的行為是正常的。 另一方面,是受運動圈氛圍的影響。對體育生來說,教練和校醫是最不能挑戰的人。

(密西根大學的橄欖球比賽)

曾被安德森[性·侵]過的NFL橄欖球隊員喬恩·沃恩(Jon Vaughn)說,學校裡存在一種「體育暴力文化」。「體育生被要求對運動抱有奉獻精神,以及對教練和訓練員的壓倒性信任。只要能在運動上獲得成功,一切都是可以妥協的。」

(喬恩·沃恩)

再加上,大部分受害者是黑人男性,很少有人相信他們會被[性·侵],因為羞恥感,他們也不會報警。時間就這樣一年年過去, 安德森在2003年退休,在2008年因為肺纖維化逝世。

(安德森的訃告)

學校裡不再有他的可怕傳聞,一切看似風平浪靜。人們忘記曾經發生的一切了嗎?不,受害者沒有。2018年,早已淡出體育圈的德盧卡讀到Metoo運動的報導。社會的支持讓他大受鼓舞,他選擇再一次給密西根大學的體育總監寫舉報信。

(德盧卡在密西根大學門口抗議)

「1975年7月,我寫信講述自己的遭遇,卻遭到密西根大學的忽視和詆毀。2018年,我再一次寫信發聲。我想讓密西根大學知道,我不會再被無視了。」「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醫生[性·侵]運動員和學生。我希望所有被他虐待過的人站出來,大聲說出自己的遭遇。」密西根大學表示遺憾,仍然沒有更多動作。直到2020年,德盧卡、安迪和另一個受害者舉辦新聞發佈會,才讓這件事的影響力擴大。

(受害者的新聞發佈會)

受害者們一個接一個站出來,訴說當年的遭遇,三個月後達到數百人。密西根大學委託法律公司WilmerHale調查。2021年5月,在訪問了200多名大學員工和600多名受害者後,公司交出一份240頁的報告。 報告中說,安德森的受害者至少有1050人,絕大部分是男性,其中包括兩屆超級碗的冠軍和前世界級摔跤手。

(WilmerHale公司的調查報告)

它還寫道,在上世紀70年代,學校早就知道安德森行為不端,卻遲遲不採取任何行動。這份報告震驚了美國,也讓密西根大學名譽掃地。 這是美國歷史上受害人數最多的單人作案性犯罪,比之前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勞倫斯·納薩爾(Lawrence Nassar)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理查·施特勞斯(Richard Strauss)都多。

納薩爾是美國體操國家隊的隊醫,以及密西根州立大學的骨科醫生。幾十年來,他[性·侵]過至少150名未成年少女,被判入獄40到175年。

(勞倫斯·納薩爾)

施特勞斯是俄勒岡州立大學的校醫,[性·侵]了至少177名男生。和密西根大學一樣,俄勒岡州立大學早在1979年就知道此事,但直到1996年才將他停職。

(理查·施特勞斯)

安德森犯下的1050人的數字,實在是「一騎絕塵」,讓人難以置信。可現實,就這樣發生了。遮遮掩掩這麼多年後,密西根大學在2021年道歉,承認他們沒有保護好學生。 今年1月,密西根大學與1050位受害者達成和解協定,賠償他們4.6億美元,並承諾給未來的索賠人3000萬美元。

賠償金的分配由受害者自己協商,密西根大學的臨時校長說,「這項協議是預防和解決不當行為的關鍵一步」。代理律師說,受害者們很高興能解決這樁陳年舊案,生活可以繼續前進了。不過,這算不上一個happy ending。

(密西根大學的學生們表達對受害者的支持)

學校做出賠償,但學生們的生活早已偏離軌道,罪犯則安然逝世,沒有受到法律懲罰,甚至生前的名譽也完好。好人有好報,壞人有壞報,這實在太理想了。要想不讓類似的事重演,只有儘早曝光,儘早行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