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71年秘魯空難,92人在6400米高空墜落,唯一倖存者結局如何?

1971年秘魯空難,92人在6400米高空墜落,唯一倖存者結局如何?
2022/03/13
2022/03/13

1971年12月23日,秘魯的一架飛機如同往常一般載著乘客起飛,飛機的目的地是秘魯的首都利馬,所有的乘客都是歡聲笑語的登上了飛機,因為連續幾天的亞熱帶風暴剛從秘魯消失,他們終于可以啟程了。

亞熱帶風暴

算上機組成員,這架飛機上的人員一共有92人,就這樣,在一片祥和之中,飛機穩步爬升高度,駕駛員高超的飛行技巧甚至沒有讓乘客們感受到任何的顛簸,享受著空姐周到的服務,在座的乘客們都是感到非常的享受。

但是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這架飛機在起飛之後不久就與地面失去了聯繫,于是秘魯國家航空就立即派人前去飛機失去聯絡的地點進行搜索,果然在一片亞馬遜雨林中發現了飛機的各種殘骸,但是幸運的是,人們發現了一名倖存者,大家從這唯一一名倖存者的口中了解到了這次飛機失事的緣由。

這起事件就是震驚世界的秘魯空難,在悼念死者的同時,人們也對那唯一的一名倖存者產生了好奇:她是如何從6400米的高中墜落中倖存的?在墜落之後,她又經歷了怎樣的故事?她最後的結局又是怎樣的?

今天,就讓我們跟隨著這位唯一倖存者來了解這場可怕的空難,以及她是如何從中倖存下來的。

飛機失事

秘魯空難的唯一倖存者是一位德國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朱利安·科普柯,她的父母是德國著名的野生生物學家,所以朱利安自小也便熱愛上了研究野生動物。

亞馬遜河流經的地方大多都是物種豐富奇異的雨林地帶,所以朱利安的母親瑪麗亞在朱利安14歲的時候,便帶著她來到了秘魯的首都利馬生活,這裡對于熱愛野生生物的人來說,就是一個如同天堂一般的地方。

1971年11月,17歲的朱利安跟隨母親瑪利亞一同來到了秘魯雨林中的潘瓜納營地,對當地的雨林生物進行考察,而朱利安的父親漢斯則是呆在秘魯首都利馬的家中對近期收集的野生動物資料進行整理。

朱利安

12月初,母親瑪利亞訂好了返程的機票,而朱利安則是去參加了畢業舞會,可是誰曾想,就在朱利安結束畢業舞會的當天晚上,一場罕見的亞熱帶風暴席捲了這片熱帶雨林,並且一直滯留在這裡長達兩天。

這樣一來,瑪利亞的返程計畫直接就被打亂了,沒有別的辦法,她只能祈禱這場亞熱帶風暴儘快的過去,但是嘴裡還是充滿了不滿,她對朱利安抱怨道:「我早就說不應該坐飛機的,這樣一來我的計畫直接泡湯了。」

聽到母親這樣抱怨,朱利安並沒有說什麼,她知道母親是一個做什麼都要制定好計畫才行動的人,而且母親生物研究的主要方向是鳥類,所以母親就對人類製造的飛機非常不喜歡,她不止一次的在朱利安面前批評過這種「安裝著翅膀的鐵罐」,她覺得這是人類違反了大自然做出來的怪物。

而且瑪利亞都不願意乘坐秘魯航空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秘魯的航空一直存在著安全隱患問題,早在很久之前就發生過幾次嚴重的空難事故,所以母親對飛機這種出行方式有所排斥,朱利安對此表示也可以理解。

但是從營地出發返回利馬,最快的方式就是乘坐飛機,瑪利亞自己也承認只不過是隨意的嘟囔兩句罷了,所以誰也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但是令朱利安沒想到的是,正是母親最討厭的這種出行方式葬送了一架飛機上的生命。

兩天之後,環繞在潘瓜納營地上空的亞熱帶風暴已經離開,飛機也可以重新啟航了,朱利安懷著激動的心情詢問到了航班的資訊,這次航班叫做LANSA-508次航空,是秘魯國家航空所掌握的航空力量。

在詢問到相關的資訊之後,朱利安就迫不及待地返回母親那裡,告訴了母親瑪利亞這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瑪利亞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非常高興,在親吻了朱利安之後,興奮的說道:「還在等什麼呢,我的孩子?快去收拾好行李,明天我們就坐這架飛機返回利馬和你的父親團聚去了。」

就這樣,朱利安和母親瑪利亞在收拾好行李之後,安然入睡,等待著明天的返程飛機。

朱利安和母親瑪利亞來到飛機場,只見一大批人都在候機室裡焦急地等待著飛機的到來,而朱利安則是隨意找了個座位,滿懷期待的思考著和父親漢斯團聚後的景象。

一會兒過後,所有的乘客都登上了這架LANSA-508次飛機,大家都有說有笑,根本沒有認為這次航程有什麼問題,畢竟這可是秘魯國家航空親自負責的,大家都是非常的放心。

算上機組成員,這架飛機上的人員一共有92人,就這樣,在一片祥和之中,飛機穩步爬升高度,駕駛員高超的飛行技巧甚至沒有讓乘客們感受到任何的顛簸,享受著空姐周到的服務,在座的乘客們都是感到非常的享受。

朱利安看著如此平靜的場面,內心也是逐漸放鬆起來,開始和母親瑪利亞暢聊這一個月以來在雨林中的收穫,瑪利亞自然也是非常樂于看到女兒這樣上進好學,于是也就回答解釋著女兒的每一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之後,正在和母親暢聊的朱利安突然感到心口一慌,她不安地看著機艙內,瑪利亞看出了朱利安的煩躁,于是主動開口詢問道:「朱利安,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為什麼看著這樣慌張?」

朱利安強忍著內心的不安,局促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在我的心上壓著我一樣。」

瑪利亞笑著寬慰朱利安道:「放鬆些,我的寶貝,你可能只是這些天以來太過疲憊了,我上飛機之前打聽過了,這次航班的飛行員可是有著十幾年的飛行經驗,絕對不會發生任何問題的。」

朱利安不安地回答道:「大概是吧。」

不久之後,飛機攀升到了6400米的高空,這個時候,乘客們透過飛機的窗戶看到了外面令人髮指的一幕:飛機周圍是一大片黑壓壓的烏雲,時不時就有幾道閃電浮現在其中,那散發著毀滅氣息的閃電看著就讓人非常害怕。

朱利安此時也向母親說道:「我覺得我的不安就是來自外面那還未離開的亞熱帶風暴形成的積雨雲,我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壞事一般。」

瑪利亞此時也是抬頭看了看外面的狀況,雖然內心也是感到了非常的不安,但是她還是選擇相信飛機的駕駛員能夠帶著他們安全的離開這片危險的地帶,于是她就開口回答朱利安說道:「放心把,鳥兒們都知道躲開這樣的危險地帶,更別說一個正常人了,何況我們的飛行員還是一位熟練老道的飛行員。」

但是很可惜,飛行員這次註定要讓所有人都失望了,而且他又聽不到瑪利亞的聲音,所以這架LANSA-508的飛行員採取的措施是直接飛往前方的積雨雲當中,隨之而來的則是朱利安越來越煩躁的心情,她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就在飛機剛剛駛進積雨雲之後,機艙內就發生了劇烈的搖晃,所有乘客的行李箱都散落到了地上,有幾個乘客開始發出尖叫,大家都不安的看著機艙內的狀況,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恐懼。

又過了幾秒鐘之後,飛機內幾乎是天旋地轉,黑暗也無情地吞噬了飛機,所有人都在尖叫著,而大家的行李箱也被撞得七零八落,裡面的物品散落開來,隨著飛機的晃動而到處流動。

朱利安由于綁緊了安全帶,所以她的狀況要比很多乘客要好一些,此時她透過飛機的窗戶看向外面,那是一副朱利安終生難忘的場景,飛機外面的世界如同地獄一般,黑壓壓的烏雲幾乎要擠碎這架小小的飛機,幾道巨大的閃電幾乎是擦身而過,飛機內緊急響起的紅燈更是為這一副場景平白增添了幾分恐怖。

唯一的倖存者

慌張的朱利安看向了母親,只見母親在巨大的嘈雜聲中朝她說了幾個字,朱利安分明能看到母親的唇語說的就是:我們完蛋了。

緊接著,一道白色的閃電擊中了飛機的右翼,飛機就如同那斷了翅膀的鳥兒一般極速地朝下方墜落而去,飛機也在一瞬之間迅速解體,朱利安親眼看著幾個乘客飛了出去,生死不明,而朱利安也在這時候陷入了昏迷當中。

過了許久之後,朱利安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她轉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因為雨林的緩衝而倖存了下來,再加上座椅和安全帶的保護,從6400米高空墜落的朱利安僅僅是受到了一些皮外傷而已。

但是就在這時候,朱利安發現自己身下的飛機殘骸又開始了晃動,緊接著, 在朱利安的恐懼聲中,飛機從雨林樹木的頂部墜落到了地面上,巨大的聲響驚動了雨林中的許多飛禽走獸。

而朱利安又是幸運地逃過一劫,並沒有在第二次墜落中受到過于嚴重的傷害,一天過去之後,朱利安又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她解開要上的安全帶,強忍著劇痛站了起來。

起身之後,朱利安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首先她想到的就是,如果自己都這樣倖存了下來,那是否會有乘客和自己一樣,因為雨林的緩衝作用而得以存活呢?自己的母親瑪利亞是否也是倖存者中的一員呢?

抱著這樣的信念,朱利安開始了在雨林中的求生,她開始在周圍的飛機殘骸中尋找母親的身影,朱利安一遍又一遍地呼喚著母親的名字,但是寂靜的熱帶雨林卻並沒有給她任何的回復。

她翻看著一塊又一塊的飛機殘骸,希望能找到一個倖存者,但是令人感到遺憾的是,這些飛機殘骸下的乘客早就已經不成人形,失去了生命體征了,這樣的事情更是讓朱利安感到了非常的失落,但是她並沒有因此氣餒,而是繼續努力的搜尋著有可能倖存著的人們。

可是飛機殘骸從6000米的高空墜落,在半空中就已經完全解體,朱利安僅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哪裡能找得到散落在雨林各處的飛機殘骸,尋找許久之後未果,朱利安只能先展開自救了,她開始查找周圍能夠為自己提供體力的物資。

幸運的是,朱利安在一堆飛機殘骸中找到了一些還能食用的物品,但是這些物品提供的能量遠遠不夠她走出這片雨林,于是朱利安就利用著自己所學的野外求生知識和野生生物知識,在雨林中開始了求生之路。

朱利安先是找到了一片還算空曠的地方,根據太陽的位置確定了目前的大概時間和方位,于是她就開始朝著自己認為可能有人存在的地方行走,路上,朱利安還發現了一條淡水河,她自製了一個魚叉抓了幾條魚,終于享受到了肉食。

而眾所周知,雨林中存在著數不清的生物,各種含有不明毒素的昆蟲、青蛙、蚊子、蒼蠅之類的,人類一個不注意,就會被這些不起眼的生物所擊倒,更別說雨林中可能還存在著許許多多不曾為人所發現的恐怖生物了。

不過還好朱利安跟隨父母學習過這些生物的知識,她能夠熟練地判斷出哪些生物有毒、哪些生物沒有危害,就這樣,朱利安一路上趨利避害,想象中的各種可怕生物也並沒有發現她,朱利安就利用飛機殘留的物資和淡水魚,在這個寂靜而又可怕的雨林中尋找著出路。

可幸運並沒有一直眷顧著朱利安,雖然她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巨蟒、毒蛇之類的生物,但是卻被一些難以用肉眼看到的蚊蠅襲擊了,朱利安的傷口被這些蚊蠅寄生並產下了蟲卵。

沒過多久,朱利安的傷口就開始腐爛發臭,並且在不久之後開始出現高燒的狀況,但是朱利安對此沒有一點辦法,因為雨林中雖然有著不少可以緩解病痛的草藥,而朱利安的體力卻已經不足以去尋找這些治病良藥了。

漸漸地,朱利安開始出現幻覺,她感覺自己面前就是人類的現代城市,而母親也早就已經在外和父親焦急地尋找自己,朱利安看著眼前的幻覺,開心的笑了起來,但是很快她就被手臂上的劇痛拉回了現實當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朱利安驚奇地發現,自己的面前居然出現了一頂賬篷!而且這個賬篷看起來還是全新的,這就說明這附近絕對是有人類在活動!

朱利安拼盡全力沖到了賬篷中,瘋狂地往嘴裡塞著一切可以吃的食物,在吃得非常飽之後,朱利安再也忍受不住困倦了,躺在賬篷裡就開始呼呼大睡。

獲救之後

沒多久,賬篷的主人就返回了營地當中,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賬篷中居然睡著一個渾身是傷的女孩,沒有多想,賬篷主人就招呼朋友一起用酒精為朱利安消毒,然後還幫朱利安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在這之後,賬篷主人就開車把朱利安送往了附近的醫院當中,在醫院裡,朱利安終于見到了自己的父親漢斯,父親抱著朱利安痛哭起來,他用顫抖的聲音告訴了朱利安後來的情況,朱利安和母親瑪利亞所乘坐的飛機,92位乘客只有朱利安一人倖免于難,而這起空難也被稱為「秘魯空難」。

而朱利安的母親瑪利亞在墜機之後不久就因為內傷過重而死,當然,在朱利安和父親漢斯看來,死在雨林當中也許對瑪利亞也是一種最好的安慰吧,畢竟瑪利亞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雨林的生物研究事業之中。

同時,朱利安所乘坐的LANSA-508墜機事件也被世界媒體瘋狂報導,沒有敢相信從6400米的高空中墜落竟然還能生還,許多人都認為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是上帝的眷顧才讓朱利安成為了著92人中的唯一倖存者。

但是朱利安對于這些言論的回答則是:「 我並不是因為上帝的眷顧才得以倖免的,是母親瑪利亞傳授給我的生物和求生知識,才能讓我在這個危機重重的雨林之中倖免于難,要說最感謝的那個人的話,我覺得就是我的母親瑪利亞,是她又給了我第二次生活的機會。

後來,全球各大媒體紛紛派人採訪這位秘魯空難唯一的倖存者,面對著數不清的鏡頭和話筒,朱利安只回答了一句話:「我會繼續母親所深愛的事業,在這片廣闊無垠的亞馬遜雨林進行生物研究。」

時至今日,朱利安仍然在亞馬遜雨林中進行生物研究,而她的事蹟也被人們所津津樂道,她的故事也被拍成了電影為人們所紀念,這起秘魯空難也被列為世界十大空難之一,警示著後來的人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