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類這樣的「bug級生物」出現在地球上,是偶然還是必然?

人類這樣的「bug級生物」出現在地球上,是偶然還是必然?
2022/01/12
2022/01/12

雖然我們常將恐龍稱為「地球的上一任霸主」,但與人類相比,恐龍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事實上,人類就像是一種「bug級生物」,在地球上已知的所有物種之中,從來沒有哪一種能夠像人類這樣「主宰」過地球。

人類這樣的「bug級生物」出現在地球上,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呢?

對于這個問題,目前是沒有確定的答案的,不過我們還是可以來討論一下。根據科學界的主流觀點,人類是由古猿進化而來,在大約600萬年前,東非大裂谷的形成,使得非洲東部的大片區域從茂密的樹林轉變成了稀樹草原。

而人類的祖先正是生活在這片區域,隨著食物越來越少,饑腸轆轆的他們不得不進入陌生的草原中去尋找生存的機會,在後來的艱難求生的過程中,他們連續點亮了「直立行走」、「製造和使用工具」以及「抽象的語言」這三個技能點,而他們的大腦也在這個過程中進化得越來越發達,並最終進化成了人類。

據此我們似乎可以認為,人類這樣的「bug級生物」出現在地球上,應該是偶然的,因為如果沒有東非大裂谷,人類的祖先就不會來到草原上,而東非大裂谷的形成卻可以看成是一個偶然事件。然而仔細想想,我們就會發現一個問題。

歸根結底,人類的強大是因為人類擁有高等智慧,也就是說,假如其它的某種動物也擁有像人類這樣的高等智慧,它們也很可能成為地球上的「bug級生物」,所以問題來了,當時草原上的動物那麼多,在同樣的環境中,為啥就只有人類的祖先進化出了高等智慧呢?

答案就是人類的祖先擁有進化出高等智慧的先天條件——足夠大的腦容量,化石證據表明,早在600萬年前,人類祖先的腦容量就遠遠地超過了當時地球上的爬行類、鳥類以及其他的非靈長類哺乳動物,為什麼呢?這得從6500萬年前講起。

6500萬年前恐龍滅絕之後,地球上開啟了一個嶄新的地質時代——新生代,沒有了恐龍的壓制,哺乳動物開始迅速發展,在那個時候,被子植物早已在地球上枝繁葉茂,為自然界提供了一個巨大的生態位。

在嚴酷的大自然中,只要有生態位就一定會有生物去佔據,而這個生態位的佔據者之一,就是地球上的原始靈長類動物,它們是人類更遠的祖先,憑藉著被子植物濃密的樹冠與豐盛的果實,它們開始了長達數千萬年的樹棲生活。

然而樹棲生活並不是那麼簡單,無論是快速攀緣還是採摘果實,都需要前肢的精細的動作、準確的空間感知能力以及細緻的觀察能力,這無疑會刺激大腦的進化,于是在長期的樹棲生活中,它們的腦容量就不斷增長,與此同時,它們的體型也在逐漸變大,在經過數千萬年之後,它們中的一部分終于擁有了進化出高等智慧的先天條件。

但問題是,想要「腦容量不斷增長」,首先要有個大腦,那它們的大腦又是哪裡來的呢?很明顯,這又要從更加遙遠的過去講起了,實際上,如果一定要刨根問底的話,我們可以一直追溯到地球上最原始的生命。

由此可見,人類的進化史其實是一個從簡單到複雜的漸進過程,事實上,除了人類之外,地球上其它動物的進化也幾乎全是「從簡單到複雜」這種模式,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

進化的主旋律就是生命通過「基因突變」去適應不斷變化的自然環境,雖然從個例來看,自然環境的變化是偶然的,但從整體來看,自然環境的不斷變化又是必然的,而動物又對環境非常敏感,它們想要適應多變的自然環境,一個最可行的方法就是複雜化,這樣就可以大幅提升自己適應環境的能力,而生命越複雜,「基因突變」的可能性也更高,進化的速度也就更快。

這一點可以從地球生命的進化史上看出來,當地球上只有單細胞生物的時候,生命進化得極為緩慢,當多細胞生物出現之後,生命進化的速度明顯加快,而隨著生命複雜度的不斷增加,生命進化的速度也隨之越來越快,甚至還出現了著名的「寒武紀生命大爆發」。

我們都知道,人類發達的大腦是地球上最複雜的生命結構,而從人類的歷史可以看出,由人類大腦所產生的高等智慧,對物種的生存有著無可匹敵的優勢,因此可以說,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出現具有高等智慧的物種幾乎是必然的。

從這方面來看,人類這樣的「bug級生物」出現在地球上,並不是純粹的偶然,這其實是生命的不斷複雜化,將人類的祖先推到了進化出高等智慧的「臨界點」,我們甚至還可以想象,只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地球上還有更多的物種會到達這個「臨界點」。

在此基礎上,只要有合適的自然環境,處于「臨界點」的物種就很可能進化出高等智慧,而由于自然環境一直在不斷地變化,因此只要時間足夠的話,這個「合適的自然環境」遲早都會出現。

正因為如此,不少天文學家都樂觀地認為,假如有一顆宜居行星上存在著生命,那麼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合適的環境以及「適者生存」的進化機制,這顆行星上就必然會出現像人類這樣擁有高等智慧的「bug級生物」。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所述只是一種合理的假說,並不是科學界給出的確定結論,因此大家了解一下就可以了,不必太過當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