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頭落地是什麼感覺?看這幾個真實的案例,感歎古代殘酷的刑罰

人頭落地是什麼感覺?看這幾個真實的案例,感歎古代殘酷的刑罰
2022/02/12
2022/02/12

人頭落地會是什麼感覺?

究竟是身體依靠腦袋存活,還是腦袋需要身體的幫助呢?而在我國古時候就有 「斬立決」這樣的刑罰,專門用來針對十惡不赦的 死刑犯。但是並沒有人在意腦袋搬家之後發生的事情,畢竟生死之間就那麼幾秒鐘,知識和眼界的貧瘠,使得當時的老百姓看不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不過這個世界上,不缺乏 科學上的 瘋子,還真有人對這些涉及生死的東西,心中充滿了疑問。那就是被稱為 近代化學之父拉瓦錫!為什麼他會在這種超越人倫、超越生死的問題上糾纏呢?

原來是 拉瓦錫在自己正在進行的實驗中,驚奇的發現,生存在土裡的 蚯蚓,在被他用刀子不管是分成多少份,都可以頑強的活下來。這樣神奇的現象,首次令他對生命產生了疑問。畢竟科學的猜想,需要用大量的 實驗來證明。

隨後拉瓦錫又找來 這種 冷血動物,在將蛇頭砍下來之後,蛇身依舊痛苦地翻來覆去,分離的 蛇頭也會做出攻擊姿態,隨時準備給傷害它的人來上的一口。接連實驗了兩次都是相同的情況,所以拉瓦錫的腦海中,就生出了 假如人類被砍頭後,是否還能像這些動物一樣,不說能活下來,哪怕有丁點殘存的意識呢?

但是做這種實驗,就意味著一條鮮活的生命逝去, 科學研究需要實驗支援,所以在拉瓦錫的心裡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矛盾。也一直是沒有機會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想。

為科學奉獻生命的拉瓦錫

轉眼間正值 法國大革命時期,被人蠱惑失去理智的老百姓,對致力于科學研究的科學專家、學者無比憎恨,而拉瓦錫又因小人陷害,這位近現代的化學大家,被送上了 斷頭臺。雖然有很多人幫他求情,但依舊無濟于事。

拉瓦錫看情況實在是改變不了,也就放棄了。這時候就想起了被自己擱置多年的砍頭實驗,反正是求生無望,還不如趁此機會,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想。

登上行刑台的拉瓦錫神情淡定,對即將給他行刑的劊子手說,我一直沒辦法驗證,人頭被砍下來之後,神經活動還能持續多少時間,我想請你幫我數一數,在我的頭顱被砍下來之後,究竟還能眨幾次眼睛。

劊子手在砍下拉瓦錫的腦袋之後,遵守了約定,抱起鮮血淋漓的頭顱,緊緊地盯著拉瓦錫的雙眼,一直數了十一下,拉瓦錫的眼睛才停止了一切動作,永遠的閉上了眼睛的,按照 平均眨眼一次,大約需要 0.2秒到0.4秒不等,說明瞭拉瓦錫在被砍頭後,還 保持著兩到四秒的清醒意識。

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在生死之間,進行的最偉大也最悲情的科學實驗,拉瓦錫也為此猜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大腦和身體到底誰占主導地位

有點科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我們的 大腦控制了身體絕大多數的行為活動,但是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一切,全部來源于大腦中產生的意識,而 意識是大腦皮質高級中樞的功能,人類在 血氧飽和度充足的時候,才會有清晰的意識。

所以頭顱和身體分家的時候,大腦瞬間就會出現 供血不足和供氧不足的情況,但是還是會短暫地存在幾秒清晰的意識。而身體機制的執行時間稍微會長一點,甚至是在死亡後很久,我們還會發現, 指甲還慢慢在 生長

有科學研究表明,在砍斷頭的那一刻,作為腦袋和身體連接處的 脖子,上面的 痛覺感受器會把強烈的疼痛傳給大腦,而這時的大腦還是可以感受到疼痛的,不過也就那麼幾秒。

然而一次的實驗並不能證明什麼,科學猜想需要大量的 實驗證實。不過可沒有那麼多人,會主動配合這個「要命」的實驗。也只有觀察不同 犯人砍頭後的反應了,但是驚奇的發現,不少人的頭顱在搬家的時候,都還活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眾多的砍頭體驗來自刑場

1905年的時候,有一個叫做 亨利的男人,因為犯罪被判處斬首,臨死前他的醫生朋友利用他當做實驗對象。在亨利被斬首之後,立馬前去查看。這名醫生一直不停地對著亨利的頭顱 呼喊他的名字,神奇的發現,亨利的 眼睛斜著向上在盯著這名醫生,大概過了 30秒的時間,亨利才沒有了任何生機。

所以在這名醫生的研究報告中,如實寫出來他所見到的事實,不過這麼淒慘的研究,卻被很多人認為太過于殘忍,甚至覺得他在嘩眾取寵。 有人反駁就有人支持,因為當時很多老百姓看斬首現場的時候,也會不經意間看到這種現象。

當時的斷頭臺還是比較 「人性化」的,在台下會設置一個 空籃子,用來接住掉落的頭顱。而大量失血的腦袋,會在短時間內陷入昏迷,出現眨眼或者是斜視的情況,可能只是人體 條件反射在起作用。

被斬首的動物為何還能生龍活虎?

我們都知道,腦袋和身體是同生共死的,人類一旦被斬首必死無疑,但是見過被斬首的動物還活蹦亂跳的嗎?這並不是怪力亂神, 1945年,在美國的一家農場發現了這樣一隻 公雞,它還有一個名字叫麥克,只不過它差點就被農場主端上了餐桌。

當時農場主為了給自己的岳母做一頓好吃的,就從自家的圍欄中抓了一隻公雞,偏偏岳母還十分喜歡吃雞脖子,所以農場主宰殺公雞的時候,意外的留下了這只雞的一隻耳朵和大半部分的腦幹。

無頭雞 麥克

當時被砍頭的麥克,雖然剛開始疼痛反應很激烈,但是沒過多大一會,就開始正常行走了,就好像砍頭的不是它一樣。在夜晚休息的時候,還是會象徵性地把雞頭藏在自己的翅膀下。農場主看到後,決定留下麥克的生命。

沒了頭的麥克,只能由農場主細心照顧,沒法吃飯就用 滴管幫助它 進食,在它存活的期間,甚至還 長胖了四五斤。而且早上依舊保持打鳴的習慣,只不過麥克只能發出嘶啞的聲音。在無頭雞的消息傳出後,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尤其是 動物保護協會的成員。

人們特別關注無頭雞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後來經過詳細的 動物解刨,才正式得出了答案。在這位農場主砍下雞頭的時候,落下的刀完美地錯過了脖子上的靜脈,而且後續滲出的血液很快就凝固,防止失血過多。

雖然麥克失去了大部分的腦袋,但還是有一隻耳朵和部分的腦幹殘存下來。而留下來的這部分腦幹才是 控制大多數反射行為的重要部分。所以並沒有影響到無頭雞麥克的正常生活。也正是這一次出奇的巧合,才造就了無頭雞的存在。

砍頭?換頭?

再回過來看人,畢竟人類和雞的腦袋結構不一樣,所以失去腦袋的人類,應該是腦袋覺得失去了身體,畢竟腦袋在搬家之後,還多少會有幾秒的意識,但是身體就不一定能有意識了。那麼又有一個新的問題,腦袋和身體分家,人很快就會死亡了。為什麼世界上還會有人致力于實驗 換頭手術呢?難道有信心在短短的幾秒鐘,完成所有的手術操作嗎?

2017年,來自義大利的專家對外宣稱將會進行 世界上第一例人類換頭手術。不過手術是完成了,但並 不是在活人身上完成的。當時參與這項手術的是 卡納維羅教授,還有我國的 任曉平教授,在經過 18個小時考驗後,才完成這台跨時代的手術,並且付出了約7 000萬人民幣的代價。

在進行換頭手術時,需要考慮的步驟十分復雜,首先是要對軀幹和頭顱進行 冷卻,用人造血管對兩部分進行 供血,其次才是都對脊椎、神經、血管的 連結

而這項實驗的活體實驗者,是一名來自 俄羅斯的程序员,因為他患有嚴重的 肌肉萎縮,對他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所以為了改變現狀,和義大利教授卡納維羅教授達成協定,成為換頭手術的 「小白鼠」

為了保證手術能夠順利的進行,在2016年時候,就以 活體動物當做訓練,首選就是和人類相近的 哺乳動物,比如猴子和狗。試驗成功之後,兩位教授決定于2018年,在中國對來自俄羅斯的志願者進行手術。

不過換頭手術並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志願者 反悔了。據他的想法,還是認為進行換頭手術,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技術不成熟,成功幾率太小。畢竟腦袋分家的事情,聽一聽就覺得腎上腺素飆升,況且進行換頭手術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