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為什麼人類進化成雜食動物?250萬年前天災降臨,徹底改變了人類

為什麼人類進化成雜食動物?250萬年前天災降臨,徹底改變了人類
2021/12/23
2021/12/23

關于人類的飲食方式有許多種說法,有些推崇素食主義的人,會說人類天生就是食草動物,同樣地,也有許多人會認為人類天生就是食肉者。

但從科學的角度來講,人類是不折不扣、最為典型的雜食動物,我們的身體為此作出許多適應性特徵。

其中最有力的證據是我們的牙齒,我們擁有食肉動物般的門牙和犬齒——可以幫助我們撕咬肉類,也有食草動物們用于咀嚼的臼齒。

從化學上講,我們缺乏許多食草動物所具有的纖維素酶或纖維素共生體,並且擁有許多食肉動物才具有的蛋白酶,但我們卻可以通過蔗糖素來消化水果。

另外,我們無法自行合成許多人體必需的維生素,而這些維生素要麼只存在于動物,要麼只存在于植物,這讓我們選擇任何一種單一的飲食都行不通。

所以,人類只能是雜食動物,如果有人想當一名純粹的素食者或肉食者,那麼他必須注意自己的身體,適時補充一些人體必需的維生素。

其實,人類的雜食性比我們想象得還要雜許多,相對于其他動物,我們有非常強大的肝臟(解毒器官)和非常敏銳地嗅到腐爛的能力,這表明我們可能已經進化到可以食腐。

然而,你有沒有想過,人類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飲食的多面手呢?

事實上,有一項針對現代1000多種動物(主要是脊椎動物和140種昆蟲)飲食方式的研究[1],發現雜食動物只占3%,而63%是食肉動物和32%是食草動物。

為什麼人類會變成如此稀有的雜食者呢?

飲食帶給動物哪些優勢

食肉動物的優點非常明顯,它們可以從別的動物身上直接獲取優質蛋白,這種優勢體現在繁殖後代上,食肉的哺乳動物可以更早斷奶,而食肉的其它動物也可以獲得更強壯的後代,從而提高後代存活率。

圖注:因為此竹子,貓熊的幼崽十分脆弱

然而,食肉動物的劣勢也一樣明顯,當食物匱乏的時候,最先滅絕的就是它們。

而食草動物往往更容易在大滅絕中存活下來,因為它們直接食用能夠光合作用的植物,能量的利用率非常高。

也正因為食草動物對能量的利用率更高,所以它們可以產生更多的後代,讓基因更加多樣化,從而更能應對環境危機。

圖注:能量在營養級中流動,逐層遞減

雜食就像一個折中的飲食選擇,因為這些生物既可以吃肉也可以吃素,這在進化上肯定是具有優勢的, 它們不太容易因為食物緊缺餓死,又可以補充優質蛋白來提高後代存活率。

食肉動物因為身體結構的局限性無法消化植物,而食草動物雖然會吃掉嘴巴咬到的任何東西(包括動物),但也因為身體局限性無法主動打獵。

這就是為什麼雜食動物都非常強大,卻非常少的原因!

動物改變飲食策略有多難?

很多人潛意識裡可能會認為,動物是從食草動物到食肉動物演化的,畢竟由弱到強比較符合自然規律。

然而事實上,第一個動物出現的時候,它可能是食肉的,只是和我們現在理解的食肉動物可能不太一樣, 最早的動物大機率是食用異養生物(不會從陽光中獲取能量的生物),這也算食肉動物吧。

之所以認為第一種動物是食肉動物的可能性很高,一種解釋是, 動物們要食用植物很難,而吃其它動物則相對簡單

圖注:牛有著非常強大的胃

例如,奶牛只吃草和樹葉就可以長出龐大的身體,但它們的胃由四部分組成,並且需要有大量的腸道微生物來幫助它們分解植物細胞。

而像人類這種教科書級別的雜食動物,根本無法真正分解樹葉和草的細胞壁,我們基本只能利用植物的種子和水果,這些部位是植物釋放植物蛋白來吸引動物食用者的。

動物們想要擁有吃植物的能力的話,它們的身體需要發生許多複雜的變化,以及特殊的消化系統,這給 進化設置了一道屏障

所以在調查的脊椎動物中, 食草動物擁有最多的資源卻在數量上比食肉動物少許多,原因就在于它們出現得更晚,進化的時間有限。

事實上,如果食草先于食肉出現的話,現在的地球上無論什麼動物群體,食草動物都會遠多于食肉動物,昆蟲就是最好的例子,它們很早就適應了植物性飲食,結果世界上出現了數百上千萬種昆蟲,是地球上種類最具多樣性的生物群體。

圖注:物種最具多樣性的生物群體是昆蟲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熟悉的絕大部分雜食性動物都是從食肉動物演化來的,比如熊、狗、浣熊等等,它們最初都是食肉動物。

食肉到食草的演化很難,同樣的,食草要到食肉更難!

這是因為動物一旦開始適應食草,它們就很容易從食草中獲利,它們將很難從這個能力中走出來,只會變得越來越能吃草。

然而, 人類和其它許多雜食動物不同,我們是從食草動物走向雜食的這個是我們現在飲食上如此多面手的主要原因,因為我們的起點比其它雜食動物要高許多

如果說人類是從食草走向雜食的話,那麼這個問題將變得非常有趣,要知道從食草跳到雜食是在放棄好不容易得到的適應性特徵,以及大片唾手可得的資源,人類為什麼要這麼做?

圖注:普爾加托裡猴

最後:為什麼人類放棄食草轉向肉食?

有一種長得和現代松鼠差不多的哺乳動物——普爾加托裡猴,它經常被認為是最早的靈長類動物之一。

大約在6500萬年前,恐龍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這種原始的靈長類動物也剛剛能夠適應植食性飲食,它們放棄了祖先捕食昆蟲的能力,喜歡上了水果。

這些古老的靈長類能夠食用水果之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它們的後代都是以素食為主,而它們也確實從素食中獲利,它們的物種多樣性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並分佈到世界各地。

圖注:人類進化圖譜

直到600萬年前,進入非洲的靈長類才被認為有吃肉的傾向,因為它們的身體擁有捕捉獵物的能力,但不能算作雜食動物,它們高度適應素食的身體如果一次吃下一整塊牛排的話可能會致命。

事情的轉捩點發生在250萬年前,其中一部分原因是這個時段,地球的氣候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天災降臨逼著古人類不得不做出改變。

圖注:第四紀冰期-冰雪覆蓋全球

在這個時段,第四紀冰川期開始爆發,大部分雨林在短時間內變成了樹木稀少的草原,我們祖先賴以生存的水果、樹葉和花朵也越來越少。

早期的靈長類站在了進化的十字路口,有些轉向吃大量低質量的植物,比如南方古猿,而另外一些選擇去嘗試吃肉,比如早期的人類。

很明顯早期人類做出了正確選擇並進化成現代人類,而做出錯誤選擇的南方古猿最終走向滅絕。

之所以人類能夠從食肉中獲利,而現代的黑猩猩和大猩猩的祖先沒能這麼選擇,現在主流的科學認為,這得感謝600萬年前人類祖先的嘗試性直立行走,讓我們有能力在草原上追逐獵物,並跑死那些食草動物。

飲食可能就是宿命(至少今天人類的成功因素中必須算上飲食特徵),因為吃上肉之後,人類的進化才開始真正開掛,因為這大大改進了我們的大腦。


用戶評論